墨壇文學網> 快穿之不當炮灰 > 第八七二章 無限副本40
    “我是眾志成城公會的,想邀請123小姐加入我的公會,待遇從優。”自稱叫寒冰的男戰士道。

    然后說了具體的待遇問題,這個倒跟明之選說的差不多,反正肯定是比在她目前的隊伍好。

    安然聽寒冰提起了他們公會的名稱,不由暗自嘀咕,想著這軍方的公會是不是統一起名字的,看,萬眾一心,眾志成城,還是一系列的呢。

    看寒冰也是來找自己入會的,安然不可能因為對方說的條件好,就直接同意了,因為好的條件往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天上不可能掉餡餅,所以安然自然也提了跟上一次明之選一樣的條件,而且因有人找過一次,所以安然都將條件準備好了,不用想了,能直接說出口了。

    “請問加入軍方公會我能自己找隊伍組隊,而不是非要聽你們安排嗎?還有,是誰跟你說我的長相的?我想知道是誰泄露了我的消息。”安然道。

    至于匿名安然就沒提了,因為她馬上就能買改名符了,到時可以用名字示人了。

    上一次的明之選聽了安然提的條件,什么都沒答應,這一次寒冰雖然也沒一口答應,但是表示馬上請示領導——雖然明之選當時也說請示領導,但明顯是敷衍的話,因為根本沒下文,但寒冰說馬上請示領導,卻是當著安然的面,真的馬上請示了,看樣子,最起碼寒冰比明之選要有誠意一些。

    寒冰請示過后,便跟安然道:“打副本的話,可以隨你自己安排,但是,如果我們在有需要的情況下,我們支付報酬,聘請你幫我們刷某個副本,這樣行不行?”

    只要錢能辦到的事,那都不是事,他們關鍵是要安然用這個技能在關鍵時刻幫到他們,所以領導就這樣說了。

    聽寒冰開創性地提出了這個聘用提議,安然微怔之后便道:“這樣行。”

    如果什么都不給,還要自己聽他的,那她自然不愿意,但如果能得到報酬,相當于給人打工,那安然還是愿意的,所以當下便同意了。

    寒冰看她同意了,不由高興,因為這最重要的問題同意了,接下來這個問題領導已經說了,可以跟她說,那等自己說完,這個123肯定會加入自己的公會了,這樣一來,他的任務也就完成了,這讓他能不高興嗎?

    于是當下寒冰便道:“你問的后一個問題……”

    安然看向他,要知道當初明之選說要為客戶保密,沒說,但這次的寒冰,卻跟明之選不一樣,看安然看向他,考慮了會兒,便說了。

    當下便道:“我們是從一個叫一地雞毛的玩家那兒得到的消息。”

    對他來說,那個眼線不值一提,但安然,卻是他需要拉攏的人,所以自是以安然的意見為重。

    雖然他也知道出賣眼線,要是別人知道了,會導致以后情報工作不好開展,但是為了挖到安然這個有變態技能的高玩,權衡了下利弊,他也只能做這樣的選擇了。

    “一地雞毛?!我們隊里沒這個人啊。”安然聽了不由皺眉。

    之所以皺眉,原因很簡單,因為她的隊伍里,沒有一個叫一地雞毛的玩家。

    寒冰道:“據我們調查所知,這個事情泄露的過程比較復雜。這個叫一地雞毛的,是你們隊伍里長相守的女朋友的哥哥,好像是長相守無意中跟他女朋友吹牛,說起了你,他女朋友又跟她哥哥說了,她哥哥很不巧,是一笑紅塵的死對頭,早看一笑紅塵不順眼了,既想撬了一笑紅塵的墻腳,又覺得你能賣個好價錢,就掛到網上賣了你,你這消息的確值錢,他給我們每家開了一件紫裝的價格,聯系他問你消息的不下幾十家,他算是賣你的消息,賣了個盆滿缽滿,比他打副本賺的多多了。”

    聽了寒冰的解釋,安然這才知道,原來泄露自己消息的人,還真不是她那些隊友,只是他們中有人無意中說漏了嘴,被一笑紅塵的對頭知道了,那人早就看一笑紅塵不順眼了,這時知道了這個秘密,便故意說了出去,本來他是想著讓人挖走安然,給一笑紅塵沉重一擊,然后還能賣消息賺好幾筆錢——因為不止賣一家——現在嘛,雖然安然沒走,但攪得一笑紅塵跟隊員們離了心,你猜疑我,我猜疑你,也算是達到目的了,說起來,這人還真毒啊。

    安然知道了,當下便道:“好,我知道了,這樣,我將這事跟一笑紅塵通個氣,然后我就去你們公會。”

    寒冰看安然答應了,不由喜不自勝,當下自然沒什么意見,一迭聲地道:“好好好,你去吧,我等你。”

    當下安然便聯系一笑紅塵,道:“我已經查到是誰泄露消息的了。”

    “是誰?”一笑紅塵忙問,然后又道:“你是怎么查到的?”

    要知道他都查不到,安然是怎么查到的?——這個疑惑讓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安然道:“又有軍方的人聯系我,我問了他們情況,他們說,是個叫一地雞毛的人說的,而這個叫一地雞毛的人,是聽他妹妹說的,而他妹妹,好像是長相守的女朋友,長相守無意中泄露了我的消息,讓他女朋友知道了,他女朋友跟她哥說了,于是就這樣了。”

    作為公會里一直以來的死對頭,一笑紅塵自然是認識一地雞毛的,聽到這兒,不由氣紅了眼,咬牙切齒地道:“真是不要臉啊!為了害我,連美人計都使出來了!”

    “……”安然覺得對方應該不是使了什么美人計,而是真的談戀愛,畢竟要使美人計的話,不該是找人接近這個隊伍里的主心骨,好比自己么?接近水平在隊伍中不過中等的長相守干什么?

    不過這個她就不參與討論了,當下安然便跟一笑紅塵道:“隊長,我已打算去軍方公會,所以也順便跟你道個別。”

    正沉浸在被人使了毒計所以滿肚子火的一笑紅塵,聽安然這樣說,不由懵了,道:“什么?!你要走?!”

    他這是屋破偏逢連夜雨嗎?!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