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宋末之亂臣賊子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議戰
    此刻大營之中,黑色的大帳綿延數十里,無數大軍正在大營之中巡邏,中間的大帳之中,李璟第一次見到蕭仲恭父子,兩人對李璟倒是十分恭敬,甚至還有一些拘謹,這個契丹人出身的貴族,在李璟面前,不敢有任何懈怠的地方。眼前的洪武皇帝已經滅掉了自己的母族,讓契丹人成為歷史長河中的一員,契丹族再也沒有往日的榮耀。

    “這次大軍能渡過宋瓦江,蕭卿功勞最大,回京之后,著吏部敘功,進行嘉獎。”李璟看著蕭仲恭一眼,滿意的點點頭。知道謙遜的人,走的路都長一些,所以李璟只是讓吏部敘功,而不是讓軍機處敘功,這說明蕭仲恭日后走的是文臣的路。

    “這都是臣應該做的,當不得陛下的夸獎。”蕭仲恭心中很高興,總算是見到了大唐皇帝了,一看就是有人君的模樣,其氣質遠超完顏亶和完顏亮兩人,有功必賞,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身份而有任何變化。

    “現在上京就在眼前,諸位愛卿可有什么計策,能夠取下上京城。”李璟掃了眾人一眼,今日上京城的變化大家都能看的清楚,大唐軍隊最強大的武器都沒有建立功勛,就知道,火炮在這個時候,也沒有什么用處,最后還是依靠自己。

    “陛下,上京城雖然堅固,但臣認為上京城最大的弱點就是人多,人多就會消耗大量的糧食,臣認為,只要圍困上京城,必定能夠將敵人耗死在里面。而金人除掉上京城之外,還有其他的城池,陛下可以令三軍一面圍困上京城,一面進攻其他城池,收復失地。”蕭仲恭搶先第一個出言,他對上京城很熟悉,知道上京城內實際上并不缺少糧食。

    “此計雖然不錯,但時間太久,既然蕭大人說,完顏亶在城中糧草甚多,說明他們不會因為糧草而發愁,想要困住這些人恐怕很難,朝廷也不會耗費這么大的力氣留在這里。”李定堪搖頭說道。

    “不錯,至于進攻其他的城池,更是不可能了,我們大軍不過二十萬人,和金人的軍隊數量相當,一方面要困住敵人,二來,還要分兵,父皇,這種可能性很小。”李定邊也搖搖頭。

    大帳內的其他人也頓時議論起來,大唐軍隊數量擺在哪里,除非是從國內調兵,否則的話,兵馬都不會有太多,不可能支撐蕭仲恭的計策。只是從國內調兵,時間上也是不允許的。

    李璟摸著下巴下的胡須,說道:“金人手中還有足夠的騎兵,我們要圍城,敵人未必會答應,不過,蕭卿說的不錯,周圍的城池還是要攻下來的,否則的話,金人將會得到更多的支援,山林之中,動物也不知道有多少,足以支撐金人很長時間。只有斷了金人的后援,才能將金人逼死。試想,金人現在手中的兵馬有多少,加上上京城中的百姓又有多少?每天消耗的糧食,都是十分驚人的,金人準備的再怎么充足,絕對不會超過兩個月,兩個月的時間,眾卿都等不及嗎?”

    李璟決定還是采取蕭仲恭的計策,最了解敵人的,就是像這些叛變者,蕭仲恭在上京城多年,尤其是最近還受到完顏亶的信任,他肯定是了解上京城的城防,加上今日試探性的進攻,火炮面對如此堅固的城墻,也沒有任何辦法,這讓李璟熄了強行進攻的念頭,改為圍困加進攻,不斷的消耗敵人的兵馬和士氣。

    “陛下,不管怎么樣,打還是要打的,不能因為敵人的兵力眾多,就不打,否則的話,恐怕會影響軍心士氣,我大唐的軍隊就應該是面對強敵,仍然有可戰之心,我們只是追求減少傷亡而已,并不是不打,臣認為不能讓金人這么痛快下去,一方面,我們要進攻周圍的城池,斷了金人的補給和后路,另外一方面,也要不斷的進攻敵人的城池。”李喬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

    “如何進攻?”李甫望著李喬,微微有些不滿。

    “居高臨下。”李喬大聲說道:“我大唐有這么多士兵推土成山,不僅僅是我大唐的軍隊,還有周邊的武士金人,將他們強行抓來,修建土山,那些火炮不是不能進攻城墻嗎?那我們就攻擊他們的人,居高臨下,就算敵人有再多的人,也抵擋不住我們火炮的進攻。”

    眾人聽了一陣沉默,蕭仲恭嘴巴張了張,最后還是停了下來,這個計策他不是沒想過,但最后還是沒有說出來,大唐軍隊進入東北,首要的是民心,讓這么多金人前來勞作,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上京城城墻那么高,最起碼要見五座火炮營地,這需要多少泥土,大唐軍隊可不會堆土成山呢,他們還需要防備金人,所有的事情都將會交給那些金人百姓。這些金人會答應嗎?

    “都是為大唐效力,既然我們的軍隊已經到了上京城,那這些金人都是我大唐的子民了,朕也不是吝嗇之人,只要前來幫忙的,給予工錢就是了。”李璟慢悠悠的說道:“金人殘暴,連他們最后一點糧食都給搶走了,朕這是來吊民伐罪的,是來解救這些百姓的,難道還有人敢反抗大唐不成?”

    “陛下圣明,相信那些百姓肯定會蜂擁而至的。只要解決了金人,他們就能得到太平,這樣的好事,哪里去找。”李喬趕緊說道。

    眾人看了李璟一眼,見李璟面色平靜,頓時知道李璟已經有了決定,要征召周圍的金人百姓來修建土山,將十五門火炮架上去,對付金人。“郡王,這件事情就交給郡王了,高寵率領騎兵坐鎮大營,防備金人出城偷襲。”李璟輕笑道:“實際上,朕還是很希望他們出來的,若是能在陣地上解決這些家伙,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陛下放心,臣一定會讓金人一兵一卒,威脅土山的。”高寵大聲說道。

    “朕倒要看看金人如何破我。”李璟揮了揮手。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