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謀明天下 > 第四百五十六章 爭執和決斷
    后金韃子瘋狂進攻錦州城池,沖淡了登萊新軍奪取后金韃子糧草的喜悅。

    吳宗睿很清楚,錦州城池危在旦夕,他更清楚后金韃子瘋狂進攻錦州城池的原因,換位思考,自身處于這樣的境地,也會這樣做,至少需要試一試。

    多鐸和阿濟格麾下的后金韃子,糧草還能夠維持一段時間,說到底多鐸很有可能是拼死一搏了,如果拿下了錦州城池,所有問題迎刃而解,但如果不能夠攻陷錦州城池,則其麾下的后金韃子,將處于巨大的危險之中。

    多鐸第一次出任主帥,絕不想灰溜溜的回到盛京去。

    現如今的多鐸和阿濟格,最為期盼的是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攻陷錦州城池,第二件事情就是與登萊新軍展開面對面的廝殺。

    劉寧等人自然是不會說及馳援錦州城池的事宜,他們習慣于服從吳宗睿做出的戰略部署,但熊文燦就不一樣了。

    身為皇上和朝廷派遣的欽差大臣與使者,熊文燦是決不能讓錦州城池出現危險的。

    進入廂房的時候,熊文燦的臉色不是很好。

    吳宗睿派遣登萊新軍將士乘坐戰船抵達廖家村,突襲后金韃子,奪取了二十萬石糧草,斬殺一千多后金韃子,生擒三百多后金韃子,這些后金韃子都是滿八旗正藍旗的軍士,并非是漢軍,這樣的勝利對于明軍來說,可謂是巨大的功勞了。

    如此重大的戰斗,熊文燦壓根不知道,戰船回到覺華島,盧象升等人回到寧遠城池稟報戰況的時候,熊文燦才知道實情。

    換句話說,熊文燦被排除在遼東戰局之外了。

    熊文燦也曾經指揮過作戰,戰術布置保密是首當其沖的,所以理智上,他能夠理解吳宗睿,可是感情上面無法接受,不管怎么說,他都是代表皇上和朝廷的,牽涉到遼東的戰事,吳宗睿應該和他通氣。

    吳宗睿獨自在廂房,臉上沒有笑容。

    “吳大人,后金韃子瘋狂進攻錦州城池,我認為錦州必須要得到馳援。。。”

    吳宗睿看著熊文燦,沒有馬上開口說話。

    “吳大人,登萊新軍獲取了后金韃子的糧草,近十萬的后金韃子,很快就會糧草不濟,多鐸和阿濟格明白他們處于危險之中,一旦糧草告罄,他們無法維持,所以他們會拼死一戰,一定要拿下錦州城池,我擔心祖大壽等人無法抵御后金韃子的進攻。。。”

    “一旦錦州城池被后金韃子拿下,遼東的戰局將要出現巨大的變化。。。”

    “不知道吳大人考慮到后果沒有。。。”

    熊文燦說的很不客氣,雖然吳宗睿品階比他要高。

    吳宗睿微微點點頭。

    “熊大人,你說的全部在理,我已經想到了這一點,不過短時間之內,我還沒有馳援錦州城池的打算。。。”

    熊文燦的臉色一下子紅了。

    “吳大人,若是錦州城池失陷,生靈涂炭,你身為薊遼督師,如何向皇上和朝廷交代。。。”

    吳宗睿依舊臉色入常,他能夠理解熊文燦的心情。

    “熊大人,身為薊遼督師,我負責整個遼東的防御,你以為我不著急嗎,不過現在不是出擊的最佳時刻,后金韃子已經徹底瘋狂,如此情形之下,我們馳援錦州城池,只會讓多鐸和阿濟格更加的瘋狂,萬一我們馳援錦州城池作戰失敗,你認為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

    熊文燦跺了一下腳。

    “吳大人,登萊新軍已經獲取了后金韃子的糧草,在廖家村打敗了后金韃子,乘勢馳援錦州城池,也一定能夠打敗后金韃子,如此好的機會,你為什么不把握。。。”

    吳宗睿的神色變得略微嚴肅,看著熊文燦開口了。

    “熊大人,根據我們掌握的情報,后金韃子的糧草至少還能夠維持十日左右的時間,若是我們這個時候馳援錦州城池,面對的是后金韃子瘋狂的進攻,兩軍相持難分勝負,或者是略微處于下風,多鐸和阿濟格一定會全面撤軍,進擊遼東的十萬后金韃子,除開其中的三萬漢軍,其余的八旗軍和蒙古左右營軍士,清一色的騎兵,他們要是全線撤退,我們如何追趕。”

    “既然后金韃子來到了遼東,就不要想著輕易的離開,至少需要留下一些東西,再者說了,我的目的是打敗后金韃子,打疼他們,讓他們從此不敢覬覦遼東。”

    “錦州城處于巨大的危險之中,我比你更清楚,當初我將駐守寧遠城池的一萬多將士調遣到錦州城,就是考慮到錦州可能遭遇到后金韃子瘋狂的進攻,連續兩個多月的進攻,后金韃子一樣是損失慘重,駐守錦州城池的祖大壽和金國鳳等人,務必要咬緊牙關,死死的拖住后金韃子,讓他們陷入到徹底的瘋狂之中。”

    “我相信祖大壽和金國鳳等人一定能夠守住錦州城池,只要他們拖住后金韃子,就立下了最大的功勞。”

    吳宗睿的話語,讓熊文燦沉默了一會。

    再次開口的時候,熊文燦變得平靜了一些。

    “吳大人的意思我明白了,想不到吳大人布下了這么大的一盤棋,只是這盤棋的關鍵,還是錦州城池,除非錦州城池能夠抵御后金韃子的瘋狂進攻,否則吳大人的這盤棋,怕是也難以取得最終的勝利。”

    吳宗睿微微一笑,看著熊文燦。

    “熊大人的意思,是覺得祖大壽和金國鳳等人難以抵御后金韃子的進攻,我登萊新軍必須要盡早的出擊,馳援錦州城池嗎。”

    熊文燦楞了一下,馬上開口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吳大人手持尚方寶劍,負責遼東的一切事宜,所有的戰斗部署,皆以吳大人的部署為準,我不會干涉,我只是覺得,有時候戰局會出現某些變化,吳大人想著徹底打敗后金韃子,這個想法自然是好的,而且吳大人奪取了后金韃子的糧草,已經走好了第一步,可吳大人也要好好想想,萬一錦州出現危險,該怎么辦。。。”

    熊文燦的意思很明確了,就是提醒吳宗睿注意,有些想法是好的,但如果出現變故,好事情變成了壞事情,就不好辦了,所以還是要保守一些為好。

    說白了,登萊新軍這個時候馳援錦州城池,很有可能迫使后金韃子全面撤退,離開遼東,這也算是重大的勝利。

    從這個程度來說,熊文燦還算是好心。

    吳宗睿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熊大人,你的意思我明白,不過我覺得,這一次機會難得,我們若是能夠徹底打敗后金韃子,今后很長一段時間,他們壓根不敢覬覦遼東,這樣我們就能夠徹底穩固關寧錦防線,如果我們僅僅是將后金韃子攆走了,不要多長的時間,他們必定卷土重來,再一次的作戰,他們會更加注意,會做到萬無一失,到時候我們面臨的危險更多。”

    “還有一點熊大人想必也知曉,此次領軍作戰的是后金的豫親王多鐸,多鐸二十四歲,第一次作為主帥領兵作戰,不管是戰斗經驗,還是對于戰局的掌控,多鐸都有些生疏,更加重要的是,多鐸渴望獲取作戰的勝利,丟失了糧草,如果換做皇太極領兵,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撤軍,等待下一次的機會,不會將近十萬的軍士放置于巨大的危險之中。”

    “這樣的機會太少了,今后幾乎不可能出現,如果我們失去了這么好的機會,那我們就是罪人,無法向皇上和朝廷交代,無法向那些遭受過后金韃子蹂躪的百姓交代。”

    “熊大人,你說是不是。”

    熊文燦低頭思索了好一會,終于抬頭了。

    “吳大人,我明白了,不過我還是有一點建議,是否可以派遣小股的部隊,偷襲后金韃子,拖延時間,讓他們分心,無法全力進攻錦州城池。。。”

    吳宗睿再次的搖頭。

    “熊大人,一切我自有安排。”

    。。。

    熊文燦離開廂房不長時間,劉寧進入了廂房。

    “大人,屬下剛剛看見熊大人來了。”

    吳宗睿看著劉寧嘆了一口氣。

    “劉寧,你是不是也亟不可待的想著領軍馳援錦州城啊。”

    劉寧的臉一下子紅了,低下頭了。

    “我就知道你有這樣的想法,想著與后金韃子面對面的廝殺,想著徹底打敗多鐸和阿濟格,你放心,肯定有機會,而且不要多長的時間了。”

    說到這里,吳宗睿站起身來了。

    “多鐸和阿濟格瘋狂的進攻錦州城池,說明他們還是頗為理智的,這個時候,我們不妨給他們添上一把火,讓他們徹底的瘋狂起來,只有讓他們徹底的瘋狂,才會讓他們走向滅亡。”

    劉寧抬頭看著吳宗睿。

    “大人,您是不是有什么部署了。”

    “嗯,我已經寫了一封信,專門給多鐸和阿濟格的,你從被俘獲的后金韃子之中,挑選兩人,將信函送給多鐸和阿濟格,相信他們看到這封信之后,一定會陷入到徹底的瘋狂之中,多鐸還是太年輕了。。。”

    劉寧點點頭。

    “是,屬下這就去挑選兩名后金韃子,讓他們將大人的信函送出去。”

    走出廂房的時候,劉寧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其實吳宗睿的年級比多鐸大不了多少,兩人的年級差不多,想不到吳宗睿居然說多鐸太年輕了。

    也許這就是差距吧,自家大人比多鐸和阿濟格強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