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重生之奶爸醫圣 > 第八百三十六章 圣女是她
    艾麗克絲三個人都是目瞪口呆,什么時候神圣六芒星傳承變得如此簡單了,還選擇了一個華夏人?

    等回過神來之后,揚科維奇叫道:“不,這不可能,華夏人不可能得到神主的認同,我更不能跟卑鄙的華夏人為伍。”

    由于剛剛在秦浩東那里吃過癟,所以他連帶著將所有的華夏人全都記恨上了。

    艾麗克絲說道:“揚科維奇,你在說什么?難道你忘了我們神庭的規矩?不論是誰,只要獲得了神圣六芒星的認同就是我們的紅衣大祭司。”

    揚科維奇說道:“這絕不可能,神庭傳承了數千年,從來沒有出現過華夏人,這個華夏人也更不可能得到神圣六芒星的認同,他一定是用了某種卑鄙的手段給我們造成的假象。

    我猜一定是他殺了安東尼,奪走了神圣六芒星,我現在就殺了他,將六芒星奪回來。”

    他說完之后拿出背后的圣光十字劍,一劍向著張飛揚刺去。

    張飛揚的反應極快,抬手在胸前畫了一個十字,然后一指點向楊科維奇,一道光明圣力凝結成的光劍電射而出。

    光劍跟揚科維奇的圣光十字劍對碰在一起,發出砰的一聲悶響,兩個人分別向后退了三次步。

    揚科維奇嚇了一跳,他沒想到自己在對方手下竟然占不到一點便宜。

    艾麗克絲和巴爾德拉馬更是吃驚,沒想到眼前這年輕人得到的傳承度竟然如此之高,甚至絲毫不輸于神庭最出色的紅衣大主教愛麗絲。

    回過神來揚科維奇提起圣光十字劍,再次準備出手,卻被艾麗克絲攔了下來。

    “你要干什么?難道沒看出他已經徹底得到了神圣六芒星的認同,現在已經是我們神庭的紅衣大祭司了,你要發起內戰嗎?”

    揚科維奇叫道:“不行,我不能與一個華夏人為伍,我要殺了他,奪回神圣六芒星,然后再重新尋找傳承。”

    艾麗克絲徹底怒了:“揚科維奇,你不要再胡鬧了好不好?按照神主的旨意,全天下的人全是他的子民,不分膚色與種族,你有什么資格排斥一個華夏人。”

    揚科維奇神色一致,但還是不甘心的說道:“可是,之前我們神庭從來沒有出現過華夏人。”

    “從前是從前,或許這就是神主責怪我們沒有完全執行他的旨意,所以才讓神圣六芒星認同一個華夏人。”

    “這……”

    艾麗克絲說得頭頭是道,再加上事實就在眼前擺著,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公開跟神主的旨意對抗。

    這時,巴爾德拉馬說道:“咱們不要爭論了,這件事情確實有些蹊蹺,還是上報圣城,讓神皇大人定奪吧!”

    艾麗克絲說道:“沒錯,這件事情只有神皇大人才有最終處置權,在圣城作出決定之前,按照神庭的規矩,他現在就是我們的同伴,神庭的紅衣大祭司。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揚科維奇也無法再反對,只能冷哼一聲,轉頭向著安德烈公爵府走去。

    張飛揚跟在幾個人的后面,和艾麗克絲并肩走在一起。對于神皇的決定他并不緊張,秦浩東之前已經對他做過交代。

    華夏人獲得神圣六芒星的傳承本就是一個奇聞,這件事情肯定很快就傳播出去,就算是神皇他也不能公開否定一個華夏人,不然以后還如何到世界各地去傳播所謂的眾生平等。

    所以這件事看似上報圣城裁決,其實已經有了答案,況且即便神庭不接受他,以他之前八品的修為加上現在所擁有的圣力,只要神皇不來,沒有人可以對他形成威脅,包括咄咄逼人的揚科維奇。

    第二天朝陽升起,整個日不落城又重新恢復了欣欣向榮的景象,絕大多數黑暗生物全都隱藏起來。

    在黑暗世界,如果沒有達到吸血鬼公爵的層次是無法在陽光下行走的,包括一些普通的狼人,陽光對他們來說是致命的傷害。

    秦浩東起床后洗漱了一下,享用了勒夫給他料理的早餐,之后兩個人開著車一起向著日不落城趕去。

    按照克林斯曼死前的交代,異魔族很可能就隱藏在日不落帝國,只不過他們只有這么一個粗線條的消息,并沒有具體的尋找方向,所以漫無目的的在日不落城里轉悠著。

    臨近中午的時候,秦浩東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一下,竟然是世界醫學會會長愛麗絲打來的。

    “愛麗絲小姐,你有什么事嗎?”

    電話那邊,愛麗絲急切的說道:“秦,你能到日不落帝國來一趟嗎?我這里需要你的幫助?”

    秦浩東問道:“需要我的幫助?出現什么情況了嗎?”

    愛麗絲說道:“是這樣的,日不落帝國安德烈大公爵的女兒病了,病情很嚴重,可是我們這邊卻根本找不到病因,想讓你過來幫助確診一下。

    你能不能盡快從華夏趕過來?病人的情況很不好,晚一點的話恐怕就來不及了。”

    安德烈大公爵的女兒?難道說是那個覺醒的圣女?

    秦浩東馬上又打消了這個想法,覺醒的圣女應該不會生病,像安德烈大公爵這種身份高貴的人,應該有幾個女兒才對。

    他說的:“愛麗絲小姐,很高興的告訴你,我現在就在日不落城旅游,你可以把具體的位置報給我嗎?”

    “我的天啊,你竟然來到了日不落帝國,真是上帝保佑。”愛麗絲說道,“我現在就把安德烈公爵府的位置發給你。”

    說完她掛了電話,很快一個位置信息出現在了秦浩東的手機當中。

    秦浩東所在的位置距離安德烈大公爵府并不太遠,半個小時后他們便來到了一座莊園門前。

    來到這里時,愛麗絲已經一臉焦急的等在這里。

    這個病人帶給她的壓力極大,并不僅僅因為是安德烈大公爵的女兒,同時還是神庭極為看重的人,聽說是即將覺醒的圣女。

    雙重身份之下,作為世界醫學會會長的她,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如果不能將病人治愈,這個責任她根本就承擔不起。

    可偏偏病人的病情又極為怪異,她把該做的檢查全都做了,愣是一點毛病都找不出來,一籌莫展之下才向秦浩東求助。

    見秦浩東下了車,愛麗絲立即迎了上來,拉住他的手說道:“秦,可把你盼來了,你要不來我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

    秦浩東說道:“病人是什么情況?怎么會連你都找不到病因?”

    愛麗絲說道:“發燒,昏迷不醒,偶爾還會伴有抽搐痙攣,我已經用盡了所有辦法,但還是找不到病因。”

    聽到這個癥狀,秦浩東心中一動,感覺跟云滇省望山鄉的僵尸病毒感染者有些相似。

    他問道:“病人最近有沒有到山里去過,或者接觸過蝙蝠類的生物?”

    艾麗絲搖了搖頭,“我問過了,最近病人一直都是待在家里,并沒有出去過。”

    猶豫了一下她又說道:“病人的情況有些特殊,等下你看了就知道了,我真的不好說。”

    說著她帶著秦浩東進了門,一起向著莊園里面走去,公爵府守門的保鏢們認識這是家族請來的醫生,并沒有阻攔。

    秦浩東問道:“愛麗絲會長,安德烈大公爵一共有幾個女兒?”

    “只有這么一個。”愛麗絲見左右無人,低聲說道,“聽說這是神庭極為看重的人,馬上就要覺醒什么圣女,具體情況我也不太清楚。

    總之你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要給自己惹上麻煩。”

    秦浩東暗暗好笑,沒想到自己這么快便跟神庭的圣女見面了。

    同時他心中也升起一絲疑惑,不要說圣女,就是以艾麗克絲那種極為純凈的體質都不會生病,覺醒的圣女為什么會突然病倒?難道說是在覺醒過程中出了問題?

    兩個人一邊說著一邊向前走,秦浩東敏銳的發現,在大公爵府里面隱藏著許多神庭的人,大大小小的騎士,各種級別的祭司。

    看來即便是白天,神庭也沒有放松對這里的守衛。

    十幾分鐘后,他們來到莊園正中的1棟3層歐式別墅前面,這里的守衛較之其它地方更加森嚴。

    在別墅的正門,他見到了兩個老熟人,正是昨天晚上從自己那里離開的神圣騎士揚科維奇和紅衣大主教巴爾德拉馬。

    與此同時揚科維奇也看到了他,臉色立即沉了下來。

    “華夏人,你來干什么?”

    愛麗絲說道:“揚科維奇先生,這是我請來的秦醫生,請您讓我們進去。”

    “這絕對不行!”

    揚科維奇憤怒的說道:“你找別的醫生幫忙都可以,唯獨他不行。”

    愛麗絲說道:“秦醫生是我見過醫術最好的醫生,你這樣做就是在刁難我?”

    揚科維奇說道:“他現在很可能就是殺死安東尼大祭司的兇手,這種人極不安全,如果他害了圣女怎么辦?”

    秦浩東回頭對愛麗絲說道:“愛麗絲小姐,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想幫忙,而是愛莫能助。”

    愛麗絲徹底急了,冷著臉說道:“揚科維奇先生,秦醫生是華夏的醫圣,怎么可能是殺人兇手,如果你不讓我帶他進去的話,那病人的病我只能說抱歉了。”

    揚科維奇說道:“我不管那么多,我就是要守護圣女的安全,這個華夏人絕對不能進去。”

    “你……”

    愛麗絲一時間氣得無話可說,就在這時,艾麗克絲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看到秦浩東后,她微微錯愕的說道:“秦醫生,您怎么來了?”

    愛麗絲搶先說道:“艾麗克絲小姐,這位是我請來幫忙的,如果說這世上還有人能治好病人的病,也只有秦醫生了,可是揚科維奇先生攔著不讓進。”

    艾麗克絲瞪了揚科維奇一眼,對秦浩東說道:“秦醫生,請跟我來吧。”

    揚科維奇還想阻攔,但在巴爾德拉馬 眼神示意下,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秦浩東跟著艾麗克絲走進了別墅,來到一間臥室,當看到躺在床上的病人后,神色不由一變,他怎么也沒想到,圣女竟然是她!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