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飛劍問道 > 第二篇 巡天使 第二篇 第三十五章 公冶丙的真面目
    秦云順著正門入內,很快來到前庭院。

    前庭院大的很,一株大樹下,有石凳石桌,公冶丙悠然坐在那,石桌上有一酒壺放在一小火爐上溫熱著,深秋的夜晚已經很冷了,小火爐中炭火燒的通紅。

    公冶丙面前放著酒杯,還有一碟花生米。

    “來,坐。”公冶丙笑吟吟看著秦云。

    秦云眉頭微皺,掃視了眼周圍,他能感應到這陳園內早就被布置下陣法,不過他還是來了!一是對自己自信,相信這公冶丙布置的陣法肯定遠不及朝廷在郡守府的布置。二是父親的生死,令自己不得不來。

    “公冶郡守,我到了,我爹呢?”秦云走過去,平靜坐在對面。

    公冶丙卻是親自給秦云放了一酒杯,拿起旁邊的酒壺,給秦云倒了一杯酒,酒水還泛著熱氣。

    “這天挺冷的,喝一杯熱酒,舒服。”公冶丙笑著道。

    秦云卻沒碰。

    可瞥了一眼酒水,卻發現酒水頗為渾濁。

    公冶丙也不以為意,給自己又倒滿一杯,悠然喝酒:“這是街邊賣的濁酒,便宜的很,還記得我年輕時,最喜喝著這濁酒,燈下讀書。當時我娘子便在一旁陪著我,為我熱酒,為我倒酒。”他又拿著一花生米扔進嘴里。

    秦云就這么看著他。

    “可惜啊,我娘子死了,被我殺死的。”公冶丙低聲嘆息道,“誰讓她發現了我的秘密呢?只有死人,才最能守秘密。”

    “我做的沒錯,只是經常想起娘子。”公冶丙放下酒杯,“知道我為什么和你說這些嗎?”

    秦云冷然看著他:“發現你的秘密,你便將你妻子殺了?”

    “哈哈……”

    公冶丙笑起來,“不談我娘子了!你不是很好奇,我為什么要對付你秦家?要對付你么?”

    “是,很好奇,我自問和你公冶丙之前無冤無仇,甚至都不相識。”秦云說道。

    “對!”

    公冶丙點頭,“之前是不相識,我對付你,是因為一寶物。”

    “寶物?”秦云皺眉,“還真是為了寶物。”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這天下間為了寶物財物而丟了性命的太多了,沒想到自己秦家遭到的麻煩,也是因為寶物。

    “是何物?”秦云已經有所猜測。

    “一瓶血液。”公冶丙說道。

    秦云瞳孔一縮,冷聲道:“還真是因為這血液,之前九山島主派遣三頭魔仆襲擊我,我略有些奇怪,就只當他和水神大妖師徒情深。可后來連金霄大妖都來對付我,我就覺得不對勁了。金霄大妖出了名的桀驁,讓金霄大妖心甘情愿偷襲郡城內一修行人,大妖魔什么時候都這么重情了?可那兩次襲擊,我只猜到應該不只是仇怨。卻不知他們是為了何物。墨臺家族來找我,便是為了這一瓶血液。我就猜,九山島主派手下來是不是為了這一瓶血液?”

    “那只是猜測,如今你也是為這一瓶血液。”秦云點頭,“看來它真的很特殊。”

    “是。”公冶丙微笑點頭,“將它交給我,你爹可以活命。否則,你爹馬上就會死。”

    秦云冷聲道:“這一瓶血液可以給你,不過,一手交人,一手交貨。否則我寧可毀掉它。”

    公冶丙看了看秦云,笑了。

    “好,一言為定!”公冶丙輕輕拍拍手。

    從后面有兩名守衛走了過來,正壓著被鎖鏈綁縛著的秦烈虎,秦烈虎嘴里還塞著布,他看到秦云,頓時露出焦急之色。

    “那一瓶血液呢?”公冶丙詢問。

    秦云從腰間乾坤袋內取出了那一灰色瓶子,這次來之前,他早有猜測,甚至暗中早就取下極少許血液,打算暗中查明。

    “拔開瓶塞。”公冶丙開口。

    秦云點頭,拔開了塞子。

    公冶丙立即一縷精神滲透進灰色瓶子,感應到瓶子內部浩浩蕩蕩的猶如一條小河流的血液量。

    “這么多童男童女心頭血。”公冶丙心中暗驚,“得多少童男童女的心臟啊,水神師侄兩百多年的積累,怕是兩三成都在此。難怪九山師兄想要得到。”

    “好,就是它了。”公冶丙開口笑道,說著他起身到一旁抓過了秦烈虎。

    秦云也塞上了瓶塞。

    “一手交人,一手交貨。”公冶丙開口。

    “一手交人,一手交貨。”秦云也道,他也謹慎的很,操縱著天地之力裹挾著那灰色瓶子朝公冶丙飛了過去。

    公冶丙見狀,這才一推秦烈虎,秦烈虎立即朝秦云跑過來。

    秦烈虎跑過來。

    瓶子飛過去。

    秦云、公冶丙都在盯著對方。

    秦云在救父親的時候,根本不敢冒險。

    “呼。”當父親到了近處,秦云連身影一閃到了父親身邊,伸手一抹,鐺鐺鐺!綁在父親身上的鎖鏈盡皆被切割斷裂,跌落的一地。

    而另一邊,公冶丙也是伸手抓住了灰色瓶子,立即放進了懷里,臉上笑容也燦爛了。

    “我們可以走了吧?”秦云看著公冶丙,這陳園內布置有陣法,秦云還是想著將父親送回去。要對付公冶丙,現在并不是好時機。

    “走?”

    公冶丙又走到那石桌旁坐下,端著酒杯,瞥了眼秦云,“你們又能走到哪里?”

    話音一落。

    嘩~~~

    整個陳園忽然有幽暗光芒亮起,仿佛無形黑暗籠罩了整個陳園,秦云的精神感應也被限制在陳園內,無法感應外面了。

    “云兒,小心點。”秦烈虎也臉色大變。

    坐在那的公冶丙端著酒杯,眉頭微皺:“陣法激發才發現,你竟然已經突破到先天了?之前卻從來沒發現呢,你是之前隱藏了實力。還是最近剛突破?”

    “你打算動手?”秦云看著他。

    公冶丙悠然一笑:“我為什么殺死了我的娘子,因為,只有死人才最能守秘密。所以,你們還是當個死人吧。就算你實力有所突破,還是得當個死人!我公冶丙要殺的人,一旦動手,就從來沒失手過。”

    說著他一翻手,手指尖出現了一朵紅色花朵。

    “去。”

    紅色花朵陡然旋轉著飛出,飛出的同時,嘩嘩嘩,一片片花瓣分離,帶著奇異軌跡,從不同方向絞殺向秦云。

    這些紅色花瓣劃過長空時都讓空氣撕裂,速度快的留下一連串殘影。

    “不好!”秦云卻能感應到,這一朵紅色花朵分解的同時,除了分散成諸多花瓣,還有肉眼不可見的‘花粉’彌漫在空氣中,迅速侵襲過來。

    “呼。”

    幸好時刻維持天人合一,秦云連操縱天地之力阻礙那些花粉。

    而花粉也自然傳播到了遠處之前押送秦烈虎的兩名守衛身上,兩名守衛頓時身體一顫,連喊道:“郡守大人,救命,救……命……”他們喊著喊著,眼睛就瞪得滾圓,跌倒在地,一動不動了,已然被毒死。

    “我說過,只有死人才最能守秘密。”公冶丙瞥了眼那兩名親衛,“今晚見到那瓶血液的,知道我和秦云見面的,全部都得死。”

    “咻咻咻!!!”

    秦云一揮手,一縷劍光閃爍。

    在半空中一瞬間‘十線’閃過,將那一片片花瓣都打的飄落在遠處。

    坐在一旁見狀的公冶丙,嘆息一聲:“劍仙還真有些厲害呢。”

    他身體陡然發生了驚人變化。

    變成了全身有著紅色鱗甲的人形怪物,他肩部都有黑色尖刺冒出,眉心部位更出現了血色花瓣圖案。并且熾熱的暗紅色霧氣從他體表自然彌漫開來,這人形怪物鼻孔呼吸都是噴出那熾熱的暗紅色霧氣,雙眸目光都帶著邪惡,饒有興致看著秦云:“我的娘子,發現的就是我這個秘密啊,現在,你們也發現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