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飛劍問道 > 第二篇 巡天使 第十三篇 第三十一章 熊山妖王降臨
    “秦云殺的?他有那本事?”熊山妖王皺眉道,“他一個元神劍仙。”

    “這種事,我怎么可能亂說。”白狼妖說道,“不信,熊山妖王你查探因果便可知曉。”

    熊山妖王立即感應自身因果。

    一條條因果線……

    “嗯?”

    熊山妖王發現了,他和孚羊妖王的因果線已經消失了。

    “真死了。”熊山妖王心中頗不是滋味,妖族逐漸衰敗,整個明耀疆域能達到天妖七重天的妖族一共也就過百位!誕生一個是何等的不易?就這么死了一位?

    “這秦云,他怎么敢?”熊山妖王臉色陰沉起來,滿腔怒火在升騰。

    “他當然敢。”白狼妖冷笑道,“我們這位秦師弟可是了不得,他前往龍山界,遇到了鵬魔、火傀老魔以及孚羊。以一敵三!鵬魔和火傀老魔舍棄了一尊傀儡自爆逃了性命,而孚羊卻最終被斬殺。以一敵三都能大勝,他才修行多久?又怎會在意我們這些妖族同門的臉面。”

    “以一敵三?鵬魔?”熊山妖王微微點頭,“好了,我知道了。”

    “熊山師兄,你打算怎么辦?”白狼妖問道。

    “很快你就知道了。”熊山妖王聲音中帶著怒意。

    白狼妖應了兩聲,很快就斷絕傳訊。

    “當年上古天庭時期,我追隨六太子之時,人族還仰我妖族鼻息。”熊山妖王眼中有著寒意,“如今,我好聲好氣請他幫忙,讓他手下留情,對厲害些的大妖別大開殺戒。沒想到,孚羊可是天妖八重天的妖王,他說殺就殺了!真當我妖族好欺了?”

    熊山妖王翻手拿出一件信物。

    嗡。

    虛空蕩開漣漪,漣漪另一邊的時空中,一位黑袍男子正坐在寶座上摟著美女。

    “熊山大哥。”黑袍男子見狀,連揮手,讓手下全部退去。

    “烈老弟,幫我問問鵬魔。”熊山妖王說道,“孚羊的死,到底怎么回事。”

    “孚羊死了?”黑袍男子大驚,“好,我這就去問鵬魔。”

    “定要問仔細了。”熊山妖王道,“特別是殺死孚羊的秦云,他的實力,他的招數,都得問仔細。”

    “好,熊山大哥盡管放心。”黑袍男子應道。

    “嗯。”

    熊山妖王微微點頭,虛空漣漪合攏,傳訊斷絕。

    在明耀疆域,的確有一批妖王們還是主動庇護著弱小妖族,而其中最出名的就是熊山妖王!熊山妖王名氣大,一是他自身最積極,二也是在諸多妖王當中他實力排在前列。實力夠強,所以許多妖族也會經常求到他這來,不少妖王也以熊山妖王為領頭的。

    讓其他妖王詢問鵬魔,又去了碧游宮打探消息,甚至詢問在天庭的好友了解消息。

    天庭對三界中許多大戰可都是有關注的。

    龍山界那一戰,瞞不過碧游宮的滅魔鏡,同樣難以瞞過天庭。

    ……

    忙了好幾個時辰。

    整合各方情報,熊山妖王也完全清楚了。

    “好大的膽子!”

    “狂妄,狂妄之極!”

    熊山妖王滿腔怒火,當即借助碧游宮前往大昌世界。

    ……

    大昌世界。

    “轟。”

    熊山妖王的身影,沖破層層云層,俯沖而下,待得看到下方連綿的平原田地,看著遠處的城池中密密麻麻人口,他才停下懸浮當空。

    “秦云!”熊山妖王一聲怒喝,“給我出來!!!”

    他一念便感應到整個大昌世界的天地之力,透過天地之力,他的聲音在整個大昌世界每一處都響起。

    東海、西海、南海、北海……

    大昌王朝十九州、南方十萬大山、北地妖族……

    這怒喝中帶著無形的威壓,傳遍了每一處。

    “這……”

    一座座城池、村落內的普通老百姓們聽到這怒喝聲,都感到心顫。

    而那些修行人、妖怪們感應就更敏銳,他們感應到那那一股高高在上的恐怖威壓,更為之心顫。

    “怎么回事?”皇宮內,人皇臉色微變看著茫茫天際。

    “秦云!給我出來!!!”

    那滾滾聲音,也在王都上空回蕩,這讓人皇都感覺到不妙:“誰敢來我大昌世界如此放肆?秦云他如今可是拜入了碧游宮了。不過這聲音中的威壓,來者實力也很是可怕。”

    “嗯?”

    東海天龍、天妖宮主、摩訶菩薩、白家老祖等一個個都聽到了這聲音,都為之震驚色變。

    “嗯?”神霄門張祖師也臉色冰冷走出了閉關的殿廳,抬頭遙遙看向一個方向,瞳孔一縮,“是熊山師兄?”

    ……

    廣凌秦府。

    早晨。

    積雪堆積在樹頭上,偶爾簌簌而落。

    秦云、伊蕭正坐在亭子內喝茶,看著在雪地中練劍的女兒。

    “秦云,給我出來!!!”怒喝聲仿佛從九天之上傳來,比雷霆更恐怖,傳遍處處,同樣也響徹廣凌城,響徹秦府。

    廣凌城人們一片嘩然。

    秦云秦劍仙,可是廣凌城的驕傲。

    “誰敢這么放肆,敢直呼秦劍仙之名?”

    “太囂張了。”

    這些老百姓們一個個念叨。

    秦府內也有些混亂,連父親秦烈虎、母親常蘭他們都有些緊張。

    “云哥。”伊蕭都臉色一變,秦依依也飛到秦云身旁:“爹,這是誰?”

    秦云臉色則冷下來,遙遙看向一個方向,他的目光穿過虛空,看到了萬余里外那一道雄壯魁梧的妖族身影。

    “真是……”秦云眼中都有著寒意。

    直接來到自己家鄉!

    怒喝,整個家鄉世界的人都聽到。

    “熊山!你太放肆了!”秦云一邁步就到了廣凌城高空中,冰冷喝道,他的聲音同樣響徹了這天下每一處。

    “嗯?”

    萬余里外的熊山妖王,立即感覺到了東南方向那股凌厲的氣息,那是秦云的氣息。

    熊山妖王猙獰一笑,一邁步,就穿過虛空到了廣凌城上空。

    “秦云,我的好師弟。”熊山妖王站在廣凌城上空,身上恐怖的氣息在沸騰澎湃,下方的凡人們單單肉眼看了都感覺到心生大恐懼。

    “熊山。”秦云臉色冰冷。

    而此刻秦府中,秦烈虎夫婦二人、伊蕭、秦依依他們一個個都緊張看著高空中那兩道身影。

    他們一眼就看出,那熊山妖王氣息恐怖至極,顯然是位可怕的大妖。

    “你可真給我面子,我讓你手下留情,你轉頭就殺了孚羊。”熊山妖王猙獰道,憤怒之下,氣息都澎湃擴張著,不過卻被秦云的道之領域給阻擋了,“孚羊可是八重天的天妖!我明耀疆域誕生一位妖王是何等的難,你說殺就殺了,看來,真沒將我們這些妖族的師兄師姐放在眼里。”

    “我自然給師兄師姐們面子。”秦云說道,“我本意去龍山界,是去殺火傀老魔。可孚羊妖王自己和天魔們勾結聯手對付我,我自然得出手。”

    “可你殺了他。”熊山妖王怒道。

    “師尊給我等定下的第二重考驗,殺天魔或者大罪孽者。我殺大罪孽者,也是完成師尊定下的考驗。哪里有錯?”秦云看著他。

    “可他終究是妖族,若是人族呢?你會殺?”熊山妖王怒道。

    “當然!”

    秦云冷然道,“我說過,我脾氣暴,真有大罪孽犯到我手上,甭管是人族妖族,我一樣會殺。”

    “說的好聽,你殺了哪個厲害的人族?”熊山妖王嗤笑。

    “孚羊妖王,是我殺的第一位達到七重天的。”秦云說道,“我修行至今,對那些大罪孽人族也從未手軟。凡俗的王朝當中,犯罪的死囚都會處死!我等修行之輩也一樣,那些大罪孽的活著就是禍害族群。本就該處死。滅掉這些大罪孽的,只會幫到其他向善的人族妖族。”

    “甭和我說這些。”熊山妖王嗤笑,“我不聽你說的,只看你做的。你殺的人族都是些弱小之輩,對人族本身并無影響。而你殺的孚羊妖王,卻是我妖族的一位妖王!”

    “呼。”

    旁邊一道身影跨過虛空而來。

    正是神霄道人張祖師,他體表紫色雷霆隱隱,氣息同樣強大恐怖,他盯著熊山妖王冷聲道:“熊山師兄,你來我大昌世界如此放肆,可不是做師兄的樣子。”

    “哦,神霄師弟也來了。”熊山妖王嗤笑。

    ……

    下方伊蕭、秦依依、秦烈虎常蘭等人一個個,都抬頭看向高空中那三道身影。

    熊山妖王、神霄道人張祖師、秦云,氣息都恐怖異常,都引起天地異象,令天空中烏云滾滾開始有雷霆涌動。張祖師和秦云站在一邊,在和熊山妖王對峙著。

    “娘。”秦依依有些不安。

    “沒事的。”伊蕭低聲道,同時一直盯著上空看著。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