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間諜的戰爭 > 第十六章 拖延
    楊逸跑向了大廈,但是在即將進入攝像頭的監控范圍內時,他猛然放慢了腳步,然后就在攝像頭能拍到他的那一瞬間,他開始以正常的步伐走進大廈。

    腦子里在瘋狂的運轉,楊逸必須想出一個合適的辦法來留住維恩.拉什福德,但直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一個確保可行的辦法。

    楊逸看到了維恩.拉什福德,他正站在了電梯前面,電梯上的數字已經到了三,再有幾秒鐘的時間,電梯門就將打開。

    深吸了口氣,楊逸突然大聲道:“拉什福德先生!”

    維恩.拉什福德扭頭看向了楊逸,楊逸一臉驚喜的表情,大聲道:“空尼奇瓦,拉什福德先生,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了您,還真是巧啊。”

    維恩.拉什福德一臉莫名奇妙的表情,但他還是禮貌性的點了點頭,而楊逸則是一臉欣喜的走向了維恩.拉什福德,但站在維恩身后的兩個男人則是上前兩步,擋在了楊逸的去路上。

    臉上微顯不快,楊逸站住了腳,然后對著維恩.拉什福德很是有些勉強的笑道:“看來您不記得我,拉什福德先生。”

    電梯門已經打開了,維恩.拉什福德看了看打開的電梯,再看看臉上顯得有些不快的楊逸,他最終還是沒有走進電梯,而是對著楊逸一臉疑惑的道:“非常抱歉,您是?”

    楊逸攤了攤手,微笑道:“就在前天,德國漢諾威,國際機床展覽會的歡迎酒會上,當時人太多了,您可能不記得我了。”

    維恩.拉什福德立刻做出了一副極是歉意的表情,然后他長大了嘴,道:“哦,當時人確實是太多了,真是抱歉,我沒能認出您來。”

    楊逸臉上立刻浮現出了微笑,他對著維恩.拉什福德鞠躬,然后笑道:“我叫中村豐和,是日本小松精機株式會社的總經理,也是日本機床工業協會的副理事,能夠在這里遇見拉什福德先生,真是太幸運了。”

    維恩.拉什福德心中很是有些詫異,他急著回辦公室的,但是看著楊逸,他卻不好轉身就進電梯了。

    維恩伸出了手,和楊逸握在了一起,然后他微笑道:“很高興能在這里遇見您。”

    維恩.拉什福德本想寒暄一句就走的,但是沒想到楊逸卻一臉嚴肅的道:“拉什福德先生,我這次的行程里就有拜訪您的計劃,但我還沒有來得及對您提出會面請求,沒想到就在這里遇上了,這真的是我的辛運。”

    維恩.拉什福德下意識的看了看手表,然后他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后微笑道:“我的辦公室就在上面,不如我們去上面談吧。”

    楊逸看了看大廈的門口,然后他一臉為難的道:“真是抱歉,拉什福德先生,我的同伴還沒來,如果我離開這里他們會找不到我的,那么不如請您先行一步好了,我等同伴來了之后,再上去拜訪您。”

    楊逸很擔心維恩轉身就走,而維恩也確實想轉身就走,但維恩最終還是微笑道:“那么,您找我有什么嗎?”

    心里暗松了口氣,然后對著維恩笑道:“是的,拉什福德先生,我找您是有一個收購計劃想和您談談。”

    感謝約翰.瓊斯的謹慎,感謝凱特的嚴謹和小心,楊逸雖然現在穿著一身T恤加牛仔褲,渾身上下看不出半點兒商業范兒,但他的面容看上去卻有三十來歲。

    看起來歲數大了很多,是因為楊逸化妝了,就是珍妮給他化的妝,在每天出門之前,化妝都是一項必須要做得準備工作。

    楊逸在思索對話該怎么在電梯口進行下去,而不是拒絕維恩邀請他上樓進入辦公室詳談。

    略加思索了片刻,楊逸終于低聲道:“拉什福德先生,這次來英國,是因為我們想尋找一個合適的合作伙伴,來完成一次商業收購計劃,如果您感興趣的話,可否請您定一個時間,我們好詳細的談談,如您所見,今天的我實在不方便正式拜會閣下。”

    楊逸再次鞠躬,然后他用手抖了抖自己的T恤,一臉歉意的道:“真是失禮了,希望您原諒我的冒昧。”

    維恩真的是有些摸不著頭腦了,但是他真的想知道楊逸有什么生意要和他談。

    “中村豐和先生,我現在就有時間,如果您有事情想和我談的話現在就可以,嗯,我的辦公室就在上面。”

    楊逸一臉苦惱的道:“抱歉,拉什福德先生,這次來是日本機床工業協會的事情,這事關一次重大的商業行為,我不合適與您單獨見面,只是剛才無意看到了您,就沒忍住和您打了個招呼。”

    維恩.拉什福德雖然很詫異,但他越發的想知道究竟會發生什么事了,因為商戰中很多時候只是比別人提前了那么幾分鐘得到一個訊息,就可能決定一次的商戰的成敗。

    “沒關系的,中村豐和先生,我期待著您的來訪,只是我能問一下您和貴同伴找我想談什么事嗎?”

    楊逸略加猶豫了片刻,隨即點頭微笑道:“是關于對德國一個機床公司的收購案,拉什福德先生,您知道德國西斯機床嗎?”

    維恩.拉什福德略加思索,隨即道:“是的,我知道,這家公司瀕臨破產。”

    楊逸點了點頭,沉聲道:“我們想要收購西斯機床。”

    維恩的眼睛睜大了,他詫異的道:“貴公司要收購西斯機床?”

    楊逸看上去有些后悔自己剛剛說出的話,但他也是略加猶豫后,最終還是微笑道:“其實,不是我們公司要收購,而是我們的機床工業協會要收購。”

    維恩攤了攤手,做出了一個非常不理解的手勢,然后用迷惑的眼神看著楊逸。

    只要能拖延時間,楊逸什么不能說啊,于是他再次顯得有些苦惱的道:“好吧,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我可以告訴你,我們不是真的想收購西斯機床公司,而是為了阻止華夏人收購西斯公司,您知道這幾年華夏人的機床工業進步非常快,雖然暫時對我們還無法造成太大的威脅,但是,如果華夏人得到西斯公司的技術,這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

    維恩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他連連點頭道:“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楊逸繼續道:“我們愿意出資破壞華夏人的收購案,但我們無需收購西斯公司,總之只要不是華夏人得到西斯公司就好。”

    維恩.拉什福德做出了一副傾聽的姿勢,但這時楊逸覺得時間差不多已經夠了,好像不必再拖延時間。

    正當楊逸決定找個話頭結束這次談話時,卻聽后面凱特道:“是的,我已經進來了,什么,你要來找我?好吧,我在下面等你,你需要多長時間?五分鐘能下來嗎?”

    凱特的聲音又小變大,再由大變小,楊逸的眼睛余光看到了凱特打著電話從他身后走了過去。

    這是凱特在提醒他,他需要再多拖延五分鐘。

    楊逸輕呼了口氣,他低頭做了個沉思的表情后,隨即抬起了頭,看著維恩道:“拉什福德先生。”

    下意識的往后看了看,好像是怕被什么人看到,隨后楊逸壓低了聲音道:“您對我們的收購計劃感興趣嗎?”

    維恩笑道:“一次注定失敗的收購計劃,通常我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但是,一切事情都有個合理的酬勞不是嗎?”

    楊逸笑著點了點頭,然后他立刻低聲道:“我有個朋友,他說我可以找您。”

    維恩眉毛一挑,道:“您的朋友是?”

    楊逸笑了笑,然后他繼續輕聲道:“雖然現在不是正式而且很合適的場合,但我覺得這是個好時機,所以,您是否想知道我們的報價上限呢?”

    維恩的眉毛再次一挑,然后他一副心領神會的樣子道:“當然。”

    楊逸輕聲道:“那么我能得到多少酬勞呢?”

    “百分之十,我覺得這樣很合理,您認為呢?”

    楊逸思索了片刻,然后他快速的道:“這是個合理的數字,那么拉什福德先生,明天,我們協會將向您發出會面請求,然后報出五百萬歐元的價碼,而我們的上限是一千萬歐元,我會盡力促成這筆交易是和貴公司達成。”

    維恩.拉什福德也壓低了聲音,微笑道:“那么您就是有五十萬歐元的收益。”

    楊逸臉上浮現出了滿意的微笑,然后他低聲道:“拉什福德先生,我們今天沒有見過面對嗎。”

    “當然,我們從沒有單獨見過。”

    楊逸呼了口氣,然后他輕聲道:“那么,期待著和您的會面,我告辭了。”

    和維恩握了握手,楊逸轉身向大廈外面走去,而維恩的保鏢則是再次隨手按下了電梯,并隨即走了進去。

    等著自己的兩個保鏢也進入電梯后,維恩嘴角抽了抽,低聲道:“真是狡猾的家伙。”

    楊逸走出了大廈,然后他的心開始狂跳起來,汗水像失去了控制一樣刷的一下冒了出來,打濕了他的T恤。

    楊逸走回了自己的車上,然后他立刻迫不及待的道:“怎么樣?說話,別打字!”

    丹尼爾低聲道:“一切搞定。”

    就在這時,凱特也回到了車上,等她上車之后第一件事同樣是急聲道:“怎么樣,掃清痕跡了嗎?說話,別打字!”

    “搞定。”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