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間諜的戰爭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路順風
    已經到了天上這就安全了,所以就算必須還在這里盤旋一陣,楊逸也已經不怎么擔心了。

    看了看一臉萎靡但很是高興的羅德里格茲,楊逸大聲道:“你感覺怎么樣?”

    “我感覺好極了!”、

    “我是說你的傷口。”

    “我覺得很好,沒關系,我沒問題!嗨,這是我第一次坐直升機。”

    羅德里格茲還有力氣跟身邊的人大喊,看來是真沒事,楊逸回過了頭,看著雷蒙德道:“伙計,感謝你及時到來,雖然我花了錢的,但我必須得說聲謝謝,剛才你沒到之前我可一直擔心呢。”

    雷蒙德沒好氣的道:“我信譽一向良好!開始打算開車來接你們,但是道路被封鎖了,所以我只能高價雇了這家觀光直升機來接你們,你的東西,拿著。”

    雷蒙德從腳下拿了個包一把扔給了楊逸,楊逸接住后打開一看,卻是他的衣服還有錢包和證件,打開錢包一看,就連里面的零錢也和他剛交給丹尼的時候一樣。

    楊逸拿出了護照在自己手上一拍,笑道:“現在我又是我了!這感覺太棒了!”

    雷蒙德怒道:“沒有我你誰都不是,搞清楚,你在美國逾期滯留了多長時間?你的簽證有效期是多長,沒有我一直替你打理,你這本護照早作廢了!”

    楊逸翻開護照看了看,然后他再次朝著雷蒙德笑道:“謝了!”

    雷蒙德拿出了一個大包,低聲道:“你們幾個現在就開始換衣服。”

    不萊恩他們幾個人把囚衣脫下來,就在飛機上開始換衣服,很快,他們的囚衣就扔進了那個大包里,而幾個犯人換上了正常衣服后,也立刻就不再那么惹眼。

    直升機一直就在森林上空盤旋,但是沒有多久,飛行員就對著雷蒙德道:“軍方要求清理空域,我們可以離開了。”

    雷蒙德把手一揮,道:“那就離開,還等什么。”

    轉向了楊逸,雷蒙德極是不耐煩的道:“直升機會在封鎖線之外降落,下了飛機有輛車在等你們,你們上車,然后直接去墨西哥!”

    楊逸指著羅德里格茲大聲道:“他的傷很嚴重,需要看醫生。”

    雷蒙德突然暴怒道:“我他媽又不是你的保姆!車上有藥,他死不了的!別說付錢讓我替你找醫生,我再也不想和你做任何交易了。”

    楊逸連聲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很生氣,搞砸了你一個長久的買賣我也很內疚,不過做人眼光要放長遠一些,誰知道我們以后會不會有其他的大買賣呢。”

    雷蒙德臉色還是難看,但他總算沒再說什么。

    飛了很有一陣子直升機才降落,而且直升機降落的地方看起來像個簡易停車場,已經有一輛大型的廂貨車停在那里了。

    直升機降落,雷蒙德跳下了直升機,貨車上下來了一個司機,兩個人一起把貨車廂門打開后,露出了里面一個個的紙箱。

    中間的一排紙箱是空的,很快就被拿了下來,露出了通往車廂里面的一個通道。

    雷蒙德招了招手,道:“趕快上車。”

    要坐著貨車一路到了墨西哥可是不舒服,但這時候就別跳三撿四了,越獄那還顧得上舒適性的問題。

    幾個人陸續上了貨車,紙箱被從外面又堆上之后,也沒有什么告別,貨車很快就開始走了起來。

    車廂里面留的空間倒不是很小,而且也不是特別悶,但只有兩條薄毯子鋪在了車底,不管是坐著還是躺著都是又顛又硌,不過還是那句話,越獄呢,就別講究那么多了,這幾個人剛從監獄里出來的人沒人在乎這個。

    至于楊逸他們幾個,除了餓著是真沒辦法了,而且車上還扔著幾個空瓶子,開始的時候楊逸還沒理解扔幾個瓶子干什么,等他也想上廁所的時候,就發現了那幾個瓶子的用處。

    晃晃蕩蕩的也不知道多久,車廂里又是一片漆黑,幾個人一開始還有些談興,畢竟剛剛越獄還興奮的很,不過沒有多長時間幾個人就全睡了。

    自從貨車上了路基本上就沒停過,偶爾司機下來加加油順便吃個飯上個廁所什么的,也不會停太長時間。

    楊逸睡睡醒醒的幾回之后,貨車再次停了下來,不過這次可沒聽到外面有人說話的聲音,肯定不是加油站。

    車停下沒多大一會兒,有人在車廂上拍了兩下,砰砰的聲音一下子讓楊逸他們全都清醒了過來。

    車廂門終于再次打開了,兩個空紙箱被搬下去之后,一個黑人司機面無表情的道:“到了,下車吧。”

    在黑暗中待了也不知道多久,雖然陽光并沒有直射進車廂里面,但乍看到亮光還是讓楊逸都睜不開眼。

    “到了?”

    楊逸迫不及待的站了起來,然后他往前走了幾步,看了看外面,隨即道:“這是到哪了?”

    黑人司機大聲道:“國境線,快到檢查站了,我只管送到這里,快一點,別磨磨蹭蹭的。”

    楊逸跳下了車,然后他才發現旁邊還停了好幾輛車的,有轎車有越野車,還有一輛小貨車。

    和別人一起把根本已經站不起來的羅德里格茲扶下來之后,一個墨西哥人走了過來,然后那個黑人司機道:“就是他們,把他們送過去。”

    那個墨西哥人也沒說什么,只是招了下手,然后領著幾個人到了一輛轎車后面,伸手把后備箱蓋一掀,隨即面無表情的朝著楊逸做了個手勢。

    還是沒什么可說的,鉆后備箱就鉆吧,這都已經到邊境了,一會兒就能到,不用忍很長時間。

    美墨邊境上偷渡這種事兒早就有了完整的產業鏈,墨西哥往美國的車檢查的非常嚴格,而美國去往墨西哥的車檢查的非常松懈,就算檢查的嚴格也沒事兒,都說了已經成產業鏈了嘛。

    幾個人一個個陸續進了汽車后備箱,然后又是一陣顛簸,隨后就聽著汽車的轟鳴聲,喇叭聲,以及過邊境檢查站時的說話聲,時間比楊逸期望的稍微長了點兒,但也沒長到哪兒去。

    等汽車再次停下來的時候,那個墨西哥人打開了汽車的后備箱,朝著蜷縮在里面的楊逸悶聲道:“到了,下車。”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