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間諜的戰爭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自上賊船
    楊逸打通了電話。

    事態果然還沒有嚴重到馬上就就得火拼的地步。

    “你好,請問您要找誰。”

    “我是海神,識別碼AE856CG77,我找埃爾文,緊急事態。”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你打錯電話了。”

    電話被掛斷了,楊逸拿著話筒愣了一下,然后他看向了蕭苒,道:“這反應不對吧?”

    蕭苒也有些發愣。

    “打錯了,可你明明報出了自己的代號和識別碼啊。”

    就在蕭苒也被搞得有些發愣時,麥克唐納突然咳嗽了一聲,道:“我是不是聽到了不該聽的?嗯,我可以離開一下的。”

    剛才麥克唐納要求加入三叉戟,還要求參與內部討論,但是等楊逸確實也是有些被迫無奈在他面前開始說起很要命的內容時,麥克唐納卻又不想聽了。

    張勇卻是對著麥克唐納笑了笑,道:“晚了吧?伙計,現在你已經上船了。”

    上了賊船就下不去了,麥克唐納愁眉苦臉的思索了片刻后,點頭道:“好吧,看來我已經上船了,你繼續。”

    蕭苒呼了口氣,然后她對著楊逸低聲道:“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你的客戶身份是假的,或許連你撥打的電話都是假的,又或者是你的客戶身份還沒有被清潔工承認。”

    “或許是有時間差?”

    “不太可能,按照正常流程來說,清潔工有了你的身份信息后,才會告訴你代號和識別碼,所以,這一切都不正常,很不正常。”

    楊逸呼了口氣,一臉無奈的道:“看來我們遇到了大問題。”

    蕭苒有些緊張的道:“如果是清潔工打算殺我們滅口……”

    楊逸思索了片刻,低聲道:“怎么辦。”

    蕭苒低聲道:“埃爾文說過把他的電話號碼給你的,為什么你說沒有他的電話?”

    楊逸攤手道:“我也很無奈啊,他要了我的電話,然后說給我電話的但是沒給,我能怎么辦,找他也找不著啊,現在只好你來給清潔工打電話了。”

    楊逸除了能和特里直接聯系外,就沒有和清潔工的聯絡方式了,不過這不是有蕭苒嘛。

    蕭苒立刻拿出了手機,她很快撥通了一個電話,等著有人接通后,她低聲道:“我們遇到了問題,關于清潔工,我是該跟你說還是換個人說。”

    扭頭看了看楊逸,蕭苒沉聲道:“問題就是我們約定好的事情為什么會要求加收一億美元?是的,一億美元,我們現在還在羅馬,說好能夠在行動結束后立刻撤離的,為什么現在要讓我們繼續等候一到兩天時間,最重要的是,海神打了服務電話卻發現他的客戶資格是假的,這個該如何解釋?”

    片刻之后,蕭苒沉聲道:“好的,我明白了。”

    掛斷了電話,蕭苒對著楊逸低聲道:“靜觀其變,說很快就會給個結果。”

    也不知道蕭苒是怎么和誰談的,但她說了靜觀其變,那就等著吧。

    接下來的時間里氣氛有些凝重,但還不是特別緊張,不過楊逸默默的將自己的手槍放在了最方便取用的地方,然后靠近到了麥克唐納的身邊。

    “奎恩先生,你還有詐藥嗎?”

    麥克唐納聳了聳肩,然后他低聲道:“你要干什么?”

    楊逸低聲道:“把你身上的炸彈分我一個吧,或者兩個都給我,如果你發現事情不對該在炸就炸。”

    麥克唐納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道:“事情已經壞到了這個地步嗎?”

    楊逸點頭,沉聲道:“或許還沒有,但是提前準備一下總是好的。”

    麥克唐納掀開了衣服,從自己的腰里拔了一根塑料管出來遞給了楊逸,然后他低聲道:“威力很大的,整間屋子里一個人都活不了,所以你其實離我近一些就行了。”

    楊逸干笑道:“我不是怕被人抓了活口,我是覺得被人坑了的話,身上還有個炸彈可以嚇唬人的,要不你把兩個都給我好了,現在你不會懷疑我還想這殺你滅口吧?”

    麥克唐納微笑道:“不懷疑,但我身上有炸彈會覺得安全一些。”

    楊逸嗨嗨的干笑了幾聲,然后他把那個塑料管又還了回去,然后他一臉無奈的道:“我想了想,決定還是算了吧,身上帶著一個準備炸死自己的炸彈感覺太差勁了。”

    麥克唐納微笑道:“其實這樣更有安全感的啊,你不覺得嗎?”

    “不覺得。”

    麥克唐納想了想,從身上掏出了一塊橡皮泥似的東西,也不大,厚薄大小就和一個手機差不多。

    “拿著這個吧。”

    “干什么?”

    “給你起爆器,你可以選擇自己起爆,或者不起爆,這點C4足夠炸死你了,而且尸體還能保持大致完整,就是會惡心了點。”

    楊逸猶豫了一下,把C4接過了塞進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又接過了一個小小的起爆器。

    “你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炸彈?”

    麥克唐納笑而不答。

    楊逸呼了口氣,他看了看手表。

    清潔工說很快就給一個答復,也不知道能有多快。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就在天已經開始亮了的時候,一直開著的門外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請問誰是海神?”

    門口站了一個中年人,神情嚴肅而冷峻,是那種一看就知道要出事了,或者是已經出事了才會有的表情。

    不管結果是好是壞,該來的總算來了。

    楊逸站了起來,沉聲道:“我是海神。”

    中年人走到了楊逸身前,他先對楊逸微微欠身,沉聲道:“我是拉普爾達,從此刻開始這里的事情由我接手,首先我代表清潔工向您道歉。”

    上來先道歉,道歉之后拉普爾達直身對著楊逸道:“埃爾文會在今天稍晚一些時候到達并與您會面,到時候,他會親自向您解釋。”

    楊逸有些驚訝,于是他沉聲道:“那么特里呢?”

    拉普爾達一臉嚴肅的道:“我只是奉命來保護你們的安全,并且就特里的錯誤行為向您道歉,其他更多的事情,埃爾文先生會親自向您解釋,現在,您和貴屬是否需要休息呢?”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