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間諜的戰爭 > 第五百七十四章 誠意
    漢斯的微笑收了起來,然后他隨即松開了手,并指著屋里的沙發道:“請坐。”

    楊逸和安東坐到了沙發上,而漢斯則是一臉嚴肅的拉過了把椅子,坐在了兩人對面后,沉聲道:“我能不能再次請教兩位找我有何貴干?”

    漢斯讓楊逸心里有些發毛,因為他穿著一身灰色的西服,雖然認為漢斯是灰衣人的可能性甚微,但楊逸還是忍不住覺得有些發毛。

    看了看安東,楊逸道:“還是你來說吧。”

    安東立刻就道:“我們知道你是一個優秀的情報分析員,所以想邀請你加入我們的組織。”

    漢斯舉了下手,道:“稍等一下,我需要先搞明白你們怎么知道我是斯塔西的,我在離開之前,銷毀了一大部分檔案,其中有我的全部檔案,那么你們是怎么知道的?”

    安東很是平靜的道:“我是克格勃,你的工作是監聽和分析收集到的資料,而我的工作是監視你。”

    “監視我?”

    “是的,監視你。”

    “為什么監視我?”

    “因為你很重要,你能接觸到曼弗雷德.德林將軍,你是他的重要幫手,所以我奉命監視你。”

    漢斯皺眉道:“我沒發現有人監視我。”

    安東一臉平靜的道:“你當然不會發現,否則你已經死了,除非我需要清除你,否則你永遠不會發現我的存在。”

    漢斯笑了笑,道:“俄國人,不,是典型的蘇聯式自大狂。”

    安東淡淡的道:“我監視了你幾個月,在你和克拉拉.德羅斯特分手的那天結束了對你的監視,確切的說,是在克拉拉因為你的虛假工作導致你錯過約會而吵架,你道歉后和她在床上說下次不會再遲到,然后去門口那家餐廳花了六馬克吃飯,把克拉拉送回她的家,因為她的家人沒在,于是你們兩個在她的臥室里又上了一次床,然后就在哪天晚上,你知道她的父母已經不用再監視了,所以你又去找到了克拉拉,然后和她說分手,再之后你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但在你準備去斯塔西總部的時候,在你即將出門之前,我接到了不必再監視你的通知。”

    漢斯的臉色不變,低聲道:“你對我分手那天的事情記得很清楚啊,我自己都忘了呢。”

    安東點頭道:“是的,印象深刻,因為那天我奉命離開了柏林,因為我們都知道局勢已經不可挽回了,那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日子。”

    說完后,安東聳了聳肩,道:“其實我對你的了解比你想象的還多,你不喜歡喝啤酒,你喜歡吃烤豬排,你喜歡胸大的女人而克拉拉胸太小了,所以你偶爾會去找一個叫做……”

    “停!夠了!”

    漢斯擺了下手,然后他一臉無奈的道:“好吧,我相信你當時在監視我,說實話我挺詫異的,竟然有人監視了我幾個月,而我卻沒能發現。”

    安東攤手道:“不是你一個人有這種感覺,只不過其他人都死了。”

    漢斯看了看安東,再看了看楊逸,突然道:“你們找我是為了什么?要錢嗎?要多少錢?”

    楊逸終于有機會開口了,他沉聲道:“施耐德先生,我們來找你是希望邀請你加入我們的組織。”

    漢斯沉聲道:“什么組織?”

    楊逸笑道:“水組織,人不多,但我們實力不弱,不屬于任何國家,只為自己工作。”

    漢斯攤手道:“怎么證明?怎么證明你們實力不弱。”

    楊逸沉聲道:“我當然可以證明自己的實力,但是施耐德先生,我想知道你現在是否屬于任何一個間諜組織,如果你不僅僅是個股票分析師,我們可以離開的。”

    漢斯很嚴肅的道:“在我離開斯塔西后,我沒有加入任何間諜組織,也沒有誰聯系過我,沒人知道我曾是斯塔西的一員。”

    楊逸沉聲道:“可是我拿出的東西非常重要,你確定要看嗎?”

    漢斯毫不猶豫的道:“要看。”

    楊逸朝著安東點了點頭,而安東拿出了一個手機,打開操作了幾下后,隨即就遞給了漢斯。

    安東遞一下手機看起來很簡單,但動作背后的意味可不簡單。

    漢斯接過了手機,就意味著他要么跟楊逸他們走,要么,就不用走了,他會永遠的留在這這個辦公室。

    所以楊逸和漢斯其實都在冒險,而且他們兩個都體現了極大的誠意,那就是漢斯表示只要楊逸他們有足夠的實力他就加入,而楊逸則是敢于拿自己最不可告人的秘密對漢斯展示實力。

    讓漢斯看的,是楊逸他們收集到的證據,關于沉船,關于卜存宰和梅哲仁的證據。

    平靜的看了一會兒后,漢斯聳然動容,沉聲道:“竟然是這樣,竟然是這樣啊!”

    放下了手機,漢斯一臉嚴肅的道:“太不可思議了,但這就是事實,沒錯,你們能搞到這些情報,就證實了你們的實力確實不錯。”

    楊逸沉聲道:“我們缺一個研判情報的人,如果你有什么條件的話現在可以提出來,我們可以商量著來。”

    漢斯毫不猶豫的道:“我加入。”

    漢斯的表態痛快的簡直都接近于草率了,所以在等著漢斯提條件,在等著解答漢斯各種問題的楊逸都愣住了。

    片刻之后,楊逸才驚訝的道:“你加入了?”

    漢斯很認真的道:“是的,我加入了,但是可能需要些時間,讓我想想,我需要辭職,需要完成一系列復雜的離職手續,還需要把手上的工作交給其他人接手后才能徹底離開,這樣的話,我需要四天半的時間,今天是周一,到周五下午兩點之前我就可以正式加入你們了,加入水組織。”

    楊逸還不知道說什么的時候,安東卻是站了起來,朝著漢斯伸出了手,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加入的,恭喜你做出了明智的決定。”

    漢斯再次和安東握手,微笑道:“說實話,股票分析師的工作枯燥而無聊,我真的很不喜歡這份工作,能夠從事我最喜歡的工作,這讓我很開心。”

    看著兩人完成了握手,楊逸才小聲道:“不用先談談薪酬的問題嗎?”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