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大唐官 > 7.含元大朝會
    年末這段時間內,云韶廚藝開始有進展,羹湯里鹽的份量開始減少,口味清淡了許多,高岳最初還有點奇怪,直到的某日云韶忽然忍不住嘔吐起來。

    不久,快樂的消息傳遍升平坊崔府,府君的掌上明珠有喜了。

    “我有外翁了,馬上我要當外孫了!”

    “夫君你在胡說什么啊?”

    中堂上,剛剛被宣下白麻的崔寧認為這可是雙喜臨門,手持吉兇書儀眼睛滴溜溜地來回轉,迫切要算出外孫的出生日期,并確定小名和正名,因為這孩子剛剛入娘胎,自己可就榮升御史大夫、同平章事,雖然失掉西川,可卻終于能入紫宸便殿直接奏對,也算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了。

    云韶肚子里這小子,是個福星。

    而后很快為了表示和楊炎“結盟”的誠意,剛就任御史大夫的崔寧便奏請皇帝,先于河中府營修。

    李適制可,并順便要求剛剛入京就夢想破滅的杜亞,去當河中尹兼諸州觀察使,負責統計當地的兩稅戶,并征調民丁修筑宮殿城垣,準備將河中府升格為“中都”,和西都長安和東都洛陽并駕齊驅。

    寒風當中,臉部都因失意而扭曲的杜亞,剛剛來灞橋驛就又要從灞橋驛離去,他騎在馬背上,回首深深地望著長安的城門,接著狠狠地往地面上啐了口痰

    大歷十四年隨著杜亞怨恨而落寞的背影而向東流走,順著滔滔的三門峽黃河,消散在廣袤無垠的山河當間,這個年號也隨著李豫的駕崩而徹底終止。

    新年元日,宣布改元建中,立睿文圣武皇帝的廟號為“代宗”,群臣大集含元殿,齊上尊號于李適,曰“圣神文武皇帝”。該日李適于郊丘祭天后,駕臨丹鳳門,而后在含元殿大設外朝朝會,召見百官群臣及各國使節。

    白日剛明,高岳就立在大殿西廡下,監察著整個含元殿外朝的進行。

    這項制度在代宗朝時,幾乎被廢止掉,有時是財計艱難,有時是代宗認為防秋士兵暴曬在野外而取消,有的則是因雨雪天氣而中止,但李適剛改元就迫不及待地于含元殿舉辦“大陳設”,就是要向整個天下彰顯自己統治的神圣合法性,和大唐的威儀——他雖然歷經劫難,但依舊可號令天下。

    最先到場的是太常寺諸多工人們,其中懸樂工人著介幘,身穿朱連裳、革帶,腳著烏皮履,而階下鶴廣場上的鼓人則都著武弁衣、加白襪,展設編鐘、鐘磬、镈鐘于宮殿之上,四方設鼓,這便是外朝大陳設里所謂的“宮懸之樂”。

    接著入場的是皇帝的“黃麾儀仗”,全由諸衛及禁衛諸軍士兵組成,分左右廂十二部,十二行,浩浩蕩蕩,重重復復,自禁苑里軍營里既威嚴又毫無喧嘩地齊集含元殿庭中,護送著皇帝的各色輿輅車輛而來。

    不久,高岳見到宮門大開,無數朝廷文武官員,四方外夷君長,都穿著華麗齊整的章服,順著龍尾道而上,徐徐進入到含元殿內。

    百官領頭的自然是汾陽郡王郭子儀,蕭昕、徐浩、顏真卿等元老都尾隨其后,從丹鳳門走到含元殿后,郭子儀這位久經沙場的老將居然開始疲了,經過諸多紛雜的宮懸樂器間,白發蒼蒼的老人家的眼似乎也花了起來,腳步嵯峨,身軀綿憊,好像位陷于敵陣的末路將軍般,處處充滿了窘迫和狼狽。

    這讓立在西廡下的高岳看著,有些心痛,他明白,郭子儀也快要謝幕了——李適,這位正值壯年而野心勃勃的君主,正渴望著將衰老的東西推到時代的背面去,而自己則要迫不及待發出乳虎般的吼叫。

    很快李適著袞冕臨軒,群臣、四夷山呼萬歲,齊齊向圣神文武皇帝拜倒。

    皇帝的敕文發布出來,除去改元并大赦天下外,還專門說道:

    “自艱辛以來,征賦名目繁雜,宜委黜陟使與觀察使及刺史、轉運所由,計百姓及客戶,約丁產,定等級,均率作年支兩稅。其比來(先前)征科色目,一切停罷。兩稅外輒別率一錢,以枉法論!”

    高岳見證了這個歷史的時刻:天朝稅法制度最大的革新。

    而隨后大宴末位班次的鄭絪,則端端正正地坐在席位上,看著含元殿廷當中宏大的“百獸舞”,及在儀仗群里嘶鳴不已的巨象,在心里不斷琢磨著:百獸舞、大象,這些都可能會成為馬上制科考的題目啊!

    同樣坐在席位上的劉晏,翹著他的山羊胡子,抬起頭來,看著含元殿金碧輝煌的屋脊,不由得在心中默念道:“含弘光大,元亨利貞,是為含元。”

    同時,正在向含元殿進獻貢物的各方鎮使節隊伍里,出現了兩位孔武有力著武弁服的年輕將軍,等到他們緩緩登上來后,百官班次里的李忠臣的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吳少誠、吳少陽”

    這二位為義兄弟,正是新任淮西節度使李希烈麾下的牙門將,先前正是他們與李希烈同氣連枝,將李忠臣無情驅逐出方鎮。

    如今仇人相見,自然是格外眼紅。

    交錯而過瞬間,吳少誠鷹隼般的眼睛,斜瞥著李忠臣,帶著絲冷冷的不屑。

    李忠臣則幾乎將牙齒咬碎。

    幾乎同時,旁邊一名前來進貢的方鎮從事突然沖出隊列,急忙被儀仗武士給牽住,只見那從事免冠,往皇帝所立的地方不斷叩首,疾聲大呼:

    “陛下,臣乃山南東道節度使梁崇義帳下孔目官郭昔,借貢物之機,在此狀告梁崇義,企圖大逆謀反!”

    轟得聲,整個含元殿的百官、樂工、鹵簿儀仗都發出巨大的驚呼聲。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不斷叩首,口呼“梁崇義反”的郭昔身上。

    西廡下的高岳眼珠轉了兩下,心中默默說到:

    “暗流已經涌起了!”

    次日,在小延英殿內,李適端坐在父親曾坐過的繩床上,山南東道襄城軍府孔目郭昔,淮西蔡州軍府二牙門將吳少誠、吳少陽跪拜其下,一干宰執分立左右。

    現在的問題很焦灼:

    郭昔咬定始終割據襄、漢七州的梁崇義如今整飭軍旅、修繕城池,準備北進,威脅京都,這是要造反。

    同時淮西軍將吳少誠、吳少陽也帶來節度使李希烈的話——李希烈同樣上奏,稱梁崇義要謀反,請率淮西方鎮助朝廷討之!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