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大唐官 > 18.不堪食用米
    聽到這話李適只覺得心塞,他自登上皇位后,首次覺得“天下事難為”的道理,這陳少游和李正己的抗命,這安西行營兵亂,這梁崇義和李希烈的表章交至,就像風雨般,把自己壓迫得透不過氣來,到底又該如何取舍?

    最關鍵的,還要讓臣民為朕做出多大、多久的犧牲?

    可這時候譚知重忽然哭泣起來,李適只當是他為節衣縮食的高岳而感傷,便嘆口氣說:“朕知道,高岳的泰山是崔寧,鎮守西川這么多年,家財何止萬億?他縮減衣食怕也是為同僚作出個表率,我們也不必過于悲傷。”

    “不,老奴之所以落淚,不單單是因高侍御的事,而是,而是唉!”譚知重說著說著,直接跪下來,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情感,伸長脖子,滿是青筋,號道:“大家大家在宮中為平叛,節省車馬衣食,諸王們交出俸料,妃子、公主親自縫制前線將士的春衣。可是,可是大家又知道不知道,有些事大家您處在深宮,怕是對外界了解得并不周全老奴一想起來,無法自持,替大家您不值啊!”

    李適只當譚是為被拘押在御史臺的劉晏鳴冤,不由得用厭惡的眼神看著這位,剛要叱責他時,譚知重卻伏在身上,淚如泉涌,握緊雙拳,聳動肩膀抽泣起來,說出的話語讓李適也猛然驚悚:

    “大家啊,你出詔讓宮中縮減衣食,皇妃、公主、諸王、宮人們可都算是做到了,許多外廷忠義士人也都做到了,唐安公主將一半膳食分給高侍御,公主她晚上就得餓肚子。可大家啊,老奴家居長安外郭,有些讓人心寒的事可是親眼所見,如有半點虛假,大家可當場杖殺老奴。”

    李適不是傻子,譚知重言語里的所指他頓時明白了。

    頓時,皇帝心中翻起的那種味道,就像是一口氣吃了數十只青蠅般那樣惡心。

    血,自李適的胸腔涌起,帶著酸水,奔流穿過他的喉嚨,又爭先恐后地匯聚到了腦門和雙耳,乃至眼眶——皇帝的手,在劇烈發抖,他的嘴唇哆嗦兩下,喉頭滾出了一行話語:“譚內侍,你的意思是”

    譚知重的腦袋重重在地板上叩了數下,滿是眼淚,“自睿文圣武皇帝大行之后,南衙里的那些朱紫大官,動不動就說國家是被軍將、中官給弄垮的,可現在大家又知道不知道,現在軍將在前線打仗沒春衣,中官們居在宮中都吃不飽,連大家和唐安公主都免不了餓肚子,那群南衙的家在做什么?”

    “譚知重!”皇帝怒吼起來。

    而譚知重急忙口呼死罪死罪,不住地叩頭。

    接下來,心意難平的李適背著手,迅速地來回走了幾步,“叫霍忠唐來!”

    次日,皇帝宣布罷朝會,并要求御史臺繼續拘禁劉晏,等待三司到位后,審判解決。

    御史臺監獄當中,劉晏坐在那里,柵窗漏下的陽光,照在他斑白的鬢發上,“謝謝啦”說著劉晏接過盧杞遞送來的紙包。

    打開后,里面還是兩枚蒸胡,排得整整齊齊。

    “劉仆射快吃,明日可就再吃不到了。”

    “安老胡兒沒法子做下去了?”

    盧杞點點頭,“現在政局這樣,莫要說一個推爐車的老胡兒,就算是當朝三品,也是一籌莫展。”

    劉晏不說話,一口一口,緩緩地嚼著蒸胡

    此時,楊炎立在紫宸殿閣門外,要繼續催促定劉晏的罪,可門閣使告訴他,因為劉晏是四朝元老,有功于國,陛下此日罷朝,就是要思索如何處罰的事。

    楊炎立在緊閉的閣門外,心中卻始終無法安定下來,卻也無可奈何,只能徘徊不已。

    但他不知道的是,李適這時并不在宮中,昨日譚知重的話對自己的刺激太大,他今天帶著烏黑折上巾,著白麻外衫,罩青色半臂,身后唐安和霍忠唐打扮成年輕仆人的模樣,前后相隨,走在長安城的大街上。

    如今,這座都城的街坊他真的可說是想到哪里就去那里。

    可觸目所及的景象,卻讓李適根本開心不起來:興道坊,原本應該是邸舍密集的繁華地帶,還有佛寺、女冠和大雜戲場,可現在暮春時節,卻毫無生氣,只有少許幾位百姓,像白日里的老鼠般,驚恐地竄過街道,隨即就闔上門扉。

    彎彎曲曲走了幾座坊后,來到劉晏家宅第,李適就悄悄呆在處塌缺的墻壁外,透著蓬草往里面張望,只見劉晏家全無裝飾,他妻子是命婦,以前朝覲時李適見過,此時暗自垂淚,穿著粗布裙衩,想必是為丈夫擔心,邊哭邊用根木叉,打著庭院中的楊樹葉子,看起來是要搜羅上面的枯葉來生火做飯。

    看到這里,李適心中滿是無法名狀的情感。

    “霍忠唐,我們現在去道政坊。”

    道政坊,是楊炎的家宅所在地。

    楊炎既然身為當朝宰執,奢華的朱門便可不受坊墻拘束,直接對著街道大剌剌地開著,外面列著棨戟——當李適一身麻衣,站在楊炎宅第外三十尺時,只見到許許多多三教九流、權貴子弟,是車水馬龍爭赴至此。

    楊炎家的門閽吏比神策軍還神氣,穿著綾羅綢緞的衣衫,立在門閥兩側,很多七八品的官員在他們面前低頭哈腰,奉上一個又一個的名刺,還有的往他們懷里塞入賄賂,才能夠進去,而里面絲竹聲和女子的調笑聲不斷越墻而出,四處飄散。

    李適聽到這些聲音,只覺得格外刺耳,臉也開始因為憤怒而漲紅起來。

    “爺”唐安也頓覺憤怒,她心中想到:“本主典當裙釵,節衣縮食,高三餓得都要昏倒,大家都是為了涇原前線的戰事盡力。你楊炎嘴上頭頭是道,說什么天下百姓竭盡膏血來繳稅,可誰曾想到是養肥你們這群南衙蟊賊,把爺和我當傻子耍呢?”

    “唐安,去他家后院瞧瞧。”

    “這位郎君是誰啊!”等到繞到楊炎家宅后院時,幾名奴仆抬著筐子走出來,不耐煩地打量著立在他們眼前的李適。

    李適看到筐子里,是白色的大米和各色食物,便自我介紹“鄉貢舉子李逢龍”,又問“這些都是什么?”

    楊炎家的奴仆們都笑起來,說“不過是個鄉貢舉子,沒見過長安城的排場,這些全是擇出不堪食用的飯菜,要扔掉。”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