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大明釘子戶 > 第二六五章 我去宰了他們
    王越終于嘗到了,女人多了真是件頭疼的事情,暗暗提醒以后自己一定要注意,不能讓后宮泛濫。

    天策軍勝利歸來沒幾天,獎賞的圣旨到了。來頒布圣旨的,還是起點城人民的老朋友太監曹立忠。

    “老曹,又是你呀!”王越打趣道。

    曹立忠尷尬地笑了笑道:“能給王大人頒旨,那是咱家的福氣啊,能不搶著來嗎?”

    其實他是圖著王越的打賞來的,每次頒旨王越的打賞都不菲,有錢人就是有錢人。

    王越也不拆穿,他之所以每次給他打賞一筆錢,也是要他做自己眼線的意思。

    他先問了朝廷對陳新甲和謝寶清的封賞,陳新甲這次遷左都御史,加兵部尚書銜,蔭一子世錦衣千戶。陳新甲當上了中紀委一把手,還掛著兵部尚書銜,今后還能領兵,正二品。謝寶清升兵部左侍郎兼順天府尹,升授通政大夫,從二品。謝寶清真可謂官運亨通,由六品京縣令到現在的副部級大員,才多久?

    王越向曹立忠點點頭道:“都還錯啊,那你念吧,看看朝廷到底給我什么封賞。”

    曹立忠也習慣了王越不對圣旨跪拜了,站著就站著吧。不但王越站著,王卓以及各參戰團的團長營長等軍官也同樣站著聽圣旨。

    他從旁邊的一名小太監手中拿過朱漆描金盤龍匣子,從里面取出以一張以黃綾暗龍封套的圣旨徐徐展開。

    這才搖頭晃腦的念到:“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奴賊禍國多年,今又入侵我藩邦朝鮮,以致藩屬百姓涂炭,王城不守,原野暴骨,廟社為墟,凡我上邦臣民無不切齒。順天府兵備道、兵部郎中王越,謹從朕命,率天策軍入朝,力挫兇胡氣焰,朕心欣然!擢王越為順天府丞,以兵部郎中銜繼續整飭各縣軍備。另賜玉帶一條,又賞功銀牌二十副,以供陣前獎功之用……!”

    這個順天府丞是順天府二把手,謝寶清的副手,正四品,王越又升官了。天策軍這次在朝鮮的表現有目共睹,因此王越繼續兼著兵備道。

    接著是王卓的封賞:“……天策軍參將王卓,公忠體國、勇冠三軍、不負朕望。升王卓為副總兵官,授鎮國將軍,賜寶劍盔甲各一,………,天策軍其他各將士根據戰功上報兵部核準之后另行封賞。欽此!”

    副總兵官也可以稱副將,王卓官升一級。

    曹立忠念完后,向王越連連道喜。

    王越卻并沒有面露喜色,這份圣旨的封賞還說的過去,起碼體現了有功必賞的原則。

    但王越卻品出了不對味,崇禎知道王越特有錢,所以從來沒有頒發過賞銀,這個他沒有在意。不過以天策軍在朝鮮殲敵六萬余人,擊斃黃太吉長子,生擒尚可喜,平定朝鮮虜亂的功績,起碼應該給一鎮總兵的編制吧。

    這可是用一個月的時間,打出了當年萬歷年間八年的戰績。

    天策軍的戰力何止十鎮總兵?結果混到現在,還和關寧軍差了好幾級,祖大壽可是一品總兵,是大明總兵里級別最高的。

    再者,王家兄弟為大明立下了汗馬功勞,那么他們的英雄母親李秀芳,到現在還沒有一個誥命夫人的頭銜,這說的過去嗎?

    王越走到一旁,向曹立忠招招手。等曹立忠小跑著跟過來,王越沉聲問道:“老曹,跟我說實話,朝中哪些人給我進了讒言?”

    他并不在意給自己封什么官,可是母親李秀芳卻特別在意身份。這是傳統觀念,李秀芳最重視的是朝廷的官身,而不是現在她起點城的職位,婦女兒童保障部主任。

    起點城花里胡哨的職稱,在老一輩來看是虛的,朝廷封的那才是實的,是閃著光的,所以王越想完成老娘的心愿。

    曹立忠回頭看了看,見隨同的小太監們離的遠了,這才對王越道:“王大人有所不知,皇上聽聞天策軍在朝鮮的大捷,真是龍顏大悅啊。雖然折了高公公,皇上有些不喜,可戰果的確令皇上振奮。按皇上在朝堂之上的提議,是要對王大人和王將軍等人都連升三級的,還要給您母親和夫人加封誥命。”

    “可是立刻被薛國觀等大人們出言阻止了,說什么如此重賞,將來必然功高不賞,封無可封。再者王大人等人不到一年連升數級,已經在違反了國家法度之下,皇恩浩蕩到沒邊兒了。但王大人這次的確功勞太大,不得不加賞,所以折中之下,才有了這份圣旨。”

    “本來皇上是要召見王大人入宮覲見的,也都作罷了。”

    無論是現代還是明朝,職位和級別升遷之后,都有一個過渡期,不能連續升遷,現代體制是兩年。

    王越沉著臉聽完,點點頭道:“多謝老曹如實相告。”

    曹立忠連連擺手道:“王大人何必客氣,這點事對咱倆來說并不難。”

    曹立忠本來就是王越在宮里的眼線,王越可是拿著他的把柄呢。

    王越對朝廷降低封賞標準能夠理解,天策軍每戰必勝,戰果每次都不小,朝廷確實要考量將來封無可封。不過母親的誥命他還是要爭取一下的,他還沒有上過奏折呢,看來為了這事兒有必要上一份了。

    他沒把這事太往心里去,不代表別人沒意見。曹立忠走后,眾軍官圍攏過來問明情況,憤青李子軒首先不樂意了。

    “司令,這幫鳥人太過分了。朝廷不用負擔我軍軍餉糧餉,兵甲器械也不用出一文。我軍對戰韃子的戰績已經超過了其他軍隊的總和,他們連個封官許愿都做的這么吝嗇,如何讓人心服?”

    確實如此,朝廷不負擔天策軍一切開支,收獲卻如此巨大,免費的官帽子又扣扣索索。

    無論從戰績還是戰力,天策軍隨便一個團都可以吊打任何一鎮總兵的人馬,結果團長僅僅是守備官,確實有點不匹配。

    脾氣暴躁的馮源山被李子軒逗起了火氣,咆哮道:“司令,您下令吧!我帶兵進京宰了這幫鳥人。”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