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大明釘子戶 > 第二九六章 皇上快走
    尤其是石景山那邊,他到現在還沒整明白那些龐大的廠子所具有的意義。一旦沒了王越,軍隊這一塊他還有點把握,但是起點城幾十萬人該何去何從?他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王越渾身發冷,上半身都快麻木了,昏昏沉沉中想著,老子難道要再穿了一回了?

    聽到王卓的哭聲,他艱難地睜眼抬手,無力地道:“咳!咳!哥哥!哥哥!”說完之后,嘴角已經滲出血絲。

    王卓看他有了反應,趕緊握住他冰涼的手道:“二弟,你再堅持一下,我們很快就能回到起點城。”

    王越緩緩搖頭,喘著氣道:“哥哥,我,我要是不行了,有個心愿你一定要幫我完成!”

    王卓用力地點著頭,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車內的特戰隊員們,也都擦著眼淚。

    王越繼續虛弱地道:“你,你一定要滅了韃子,這天下再亂,還是漢人的天下,不要給異族任何機會。”

    王卓用力地點頭道:“哥哥記住了!二弟,你不會有事的,不會!”

    特戰隊員們終于哭出了聲。

    王越想到自己雖然不能再給他們搬運槍支彈藥了,所有的工業建設都有可能斷裂。可是只要荷香還在,還有那么全面的書籍和資料,再攀科技樹還是有點可能的。而且自己留下的那么龐大的財富和鋼鐵,王越覺得只要哥哥不是太笨,依然有機會奪取天下。

    “哥哥,替我照顧好子筠。工廠那邊你要用好荷香,保護好荷香。如果你能奪取了天下,一定要工商立國,依法治國,發展科技和全民教育,開了海禁,我們的民族要走向大海。”王越的聲音越說越小,他感覺自己有些撐不住了,只能說一點,是一點。

    “二弟,你別說了,哥哥不能沒有你啊!”王卓泣不成聲,耳朵都快貼在王越的嘴邊,才能聽到他的說話聲。

    “一定要記住,滅了韃子,天下再亂,還是漢人的天…!”王越說著說著眼睛又閉上了。

    “二弟,二弟!”

    王卓聲嘶力竭地呼喊著,用手試了一下王越的鼻息,感覺還有呼吸。

    “快,快回起點城!”

    三輛裝甲車在長安街上橫沖直撞,車頂的機槍不時地掃向攔路的明軍。古老的長安街上,上演起了生死時速大片。一股股的明軍被機槍打倒,根本無法阻止裝甲車的通過。

    聽說司令重傷,第三、六團像瘋了一樣沖向阜成門。大批的裝甲車,坦克,舟橋車蜂擁而至,聲勢異常浩大,后方大隊步兵,馬車也隨之而來。

    阜成門守軍趕緊驅趕路人,收起吊橋。吊橋剛收到一半,裝甲車、坦克、舟橋車就到了護城河邊。

    北京的護城河連同河堤,寬達一百多米。阜成門相當高大雄偉,城樓、城門、箭樓、甕城、甕城門各一個。城樓為三重檐歇式重樓建筑,臺座呈梯形狀,連同城樓通高三十五點一米。

    四輛坦克在河邊一字排開,對準固定在城樓上的吊橋環扣就是一通猛轟。九九式坦克為一百二十五毫米口徑的滑膛炮,在手動瞄準的情況下,要打中一百多米外的小小環扣,還真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但威力巨大的高爆彈,聲勢確實驚人,直打的城樓上的青磚飛沙走石。城樓上的兵丁只覺得整個城樓都在搖晃,嚇的他們哭爹喊娘地往下跑。

    新裝備的舟橋連等不及了,京師的護城河盡寬五十多米,“狼獾”沖擊橋的克障跨度只有三十米,于是只好搭建浮橋。

    迫擊炮架設完畢,對準兩側城墻上的明軍和炮臺就是一通的狂轟亂炸。王越交代過攻擊城門時不要破壞城樓,到達的士兵開始在護城河邊射擊城樓里所能看到的一切人影。

    明軍哪里見過這個陣勢啊?紅衣大炮的發射程序異常繁瑣,還沒來的及開炮,炮臺上就落下了上百枚炮彈,明軍炮兵被炸死大半。于是不管是死的活的,城墻上,城樓里很快都不見了人影,城墻上的炮臺也被炸的支離破碎。

    經過坦克的連續打擊,粗壯的吊橋環扣終于被擊毀,巨大的吊橋轟然掉落。坦克繼續對準城門連續轟擊,包著鐵皮的厚重城門經受不住高爆彈的爆炸威力,很快就支離破碎。

    坦克繼續向城門洞和甕城里傾瀉彈藥,又換上鋼珠彈清理里面可能藏身的敵人。

    崇禎身在紫禁城內就聽到城里槍炮齊鳴,越來越激烈起來,他煩躁地在殿內來回邊走動,一邊想道:莫非沒抓住王家兄弟,他們反了?

    曹化淳哪里聽過這么激烈的槍炮聲啊?嚇的直哆嗦!戶部離承天門(天安門)近在咫尺,紫禁城里可以清晰地聽到外面的槍聲和爆炸聲。

    隨著王卓他們三輛裝甲車突圍,承天門附近也響起了密集的車載機槍聲。

    大批的大內侍衛紛紛趕來養心殿保護皇帝,崇禎也緊張起來,剛找到自己的寶劍,提劍在手。司禮監秉筆太監王承恩,就手提著三眼銃跑了進來。

    他大聲道:“皇上,快隨老奴去萬歲山(煤山)躲一躲!”

    崇禎厲聲道:“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朕倒是要看看這些逆賊有多大的膽子!”承天門到午門、皇極門還有好幾道城門呢!到現在還沒有人來報信說反賊進攻紫禁城城門,說明還不危險。崇禎覺得自己這樣慌慌張張地跑了,有損皇帝威嚴。

    曹化淳早就想跑了,他也勸道:“皇上萬金之軀不可涉險啊!

    王承恩急的眼淚都出來了,跪下道:“皇上,快走!只要反賊找不到皇上,他們必將事敗。”

    崇禎擺手道:“不必再說了,朕意已決!”

    正勸著呢,阜成門遭到了四門一百二十五毫米坦克炮和數十門迫擊炮的轟擊。以這個時代人的見識,簡直聲勢震天。

    兩名大太監二話不說,拉著崇禎就走,“皇上快走!”

    “速讓駱養性、王德化二人來見朕!問問他們和叛軍的戰況到底如何了?”崇禎被他們拉的身不由己的出了殿門,還在一邊喊道。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