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壇文學網> 大明釘子戶 > 第六七三章 滾滾天雷
    直十八運輸機開始投彈,天策軍谷內谷外的炮兵也開始發言,迫擊炮和自行榴彈炮猛烈開火,向著山頭上的義軍投送火力。

    一時間,浮羽地區的所有山頭上火光迸射,硝煙四起,血肉橫飛。

    義軍終于反應過來了,天上飛來的不是萬能的主,而是索命的無常。但是他們根本不懂得如何躲避炮彈的轟炸,只是漫無目的四處亂跑。

    這個時代已經有了開花彈,不過因為是黑火藥炸彈,威力不大,而且造價高,所以應用范圍不廣。義軍很多人是沒有見過開花彈的,匍匐臥倒這種動作沒人會去做,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亂竄。

    空中地毯式轟炸,山下密集如雨的炮彈不斷飛來,浮羽地區的山頭上很快就沸騰了起來。

    與此同時,天策軍第四、五兩個旅,率領治安軍另外四個旅采取左右包抄的態勢,向山頭上攻去。

    “快,快通知諸王,向谷內沖鋒,先干掉谷內的那部分天策軍。”被炮彈炸的暈頭轉向的東王安陪經三知道,義軍的計劃失敗了,天策軍已經發現了他們。

    現在最佳的選擇,就是先吃掉天策軍一部,畢竟義軍兵力占了絕對優勢。

    “嗚,嗚嗚嗚!”進攻的號角吹響,這是事先與諸王約定好的號角節奏,正是向山谷內進攻的命令。

    山上已經被炸成了一鍋粥,諸王聽到約定的號角,也知道不能再待在山上挨炸了,紛紛命令部屬向山下的第二旅周延所部發動進攻。

    第二旅與另外兩個治安軍旅的作戰意圖,就是中間開花,吸引住義軍主力,隨時根據戰場變化,向其他方向發動進攻。

    而且大部分炮兵也跟隨周延所部進入山谷,以方便向各山頭發動準確炮擊。天策軍火力強大,通訊聯絡先進,根本不擔心被包了餃子,正是體現了藝高人膽大的作風。

    義軍接到向谷內進攻的命令,紛紛吶喊著從山上向下沖,意圖干掉周延所部。

    但是現在的狀況,已經與義軍大本營戰前的預想差別巨大。

    義軍是被迫倉促上陣,諸王各部下山的速度參差不一。

    加上遭受了猛烈轟炸,兵員損失嚴重,而且士氣低落。

    對義軍士氣打擊最大的是,從天上滾滾而來的天雷,竟然是來懲罰他們的,這令許多義軍難以接受。

    所以義軍沖鋒下山的隊伍,根本談不上什么氣勢如虹,更像是應付差事,或者說躲避那讓人無法忍受的轟炸。

    “射擊!”

    “噠噠,噠噠噠!”

    “通通通,通通通通通!”

    隨著射擊的命令,九五式自動步槍、五六式沖鋒槍、八五式重機槍向四周吶喊著而來的義軍猛烈射擊。

    從五百米外開始,重機槍就開始點射,進入四百米變成了掃射模式,各種自動武器紛紛開火。

    天策軍的重機槍火力點都堆積了沙袋,采取的是交叉火力。

    而步兵則趴在掩體內射擊,這是由工兵鏟挖成的淺壕,上方堆積了厚實的泥土。這是天策軍第一次實戰中戰壕作業,工兵鏟終于派上了用場。

    工兵鏟的用途真是太多了,它平時可以開罐頭,野炊的時候既可以挖野菜,還可以當平底鍋,野營的時候可以挖地窩子,短兵相接的時候也是大殺器。

    今天工兵鏟才被轉正,主要是防止義軍可能的步槍射擊。

    天策軍的槍聲打的如爆豆一般密集,手持三七式步槍的義軍是重點關照的對象,首先被點了名。

    他們還沒有到達最佳排槍距離,就已經被打的七零八落,眼看同伴不斷倒下,有的義軍慌忙開火,但是面對躲藏在掩體內的天策軍士兵,他們的射擊無一建功,隨后密集的子彈射來,他們也跟著無奈地跌落塵埃。

    天策軍陣前密集的子彈劃過空氣,發出嗚嗚嗚的呼嘯。

    義軍們一排排,一摞摞地被如潑水般飛來得子彈打倒,猶如割麥子一般,血花在義軍士兵們的胸膛上不斷綻放,由于血壓而迸射出鮮血,在二百米一線,竟連成了一片血霧。

    血腥味濃得像要從空氣中溢出來一般。

    短短幾分鐘時間,圍繞著周延所部外圍的一個環形圈子內,已經有五六萬名義軍倒在了血泊之中。密密麻麻的尸體,散布在周圍,鮮血像小河一樣流淌。

    跑在前面的義軍太密集了,很多步槍兵是排著隊列進攻的,因為這正是火槍兵發揮最大威力的隊形,結果成了天策軍的靶子。

    隨后沖過來的義軍們,看到眼前的景象,被驚呆了,真是太慘烈了。

    后續的義軍有些不知所措,看著前方猶如修羅場的戰場,猶豫不決地不知道該進攻還是后退,因為剛才山上一通劈頭蓋臉的轟炸,他們那悍不畏死的勇氣已經消磨大半。

    前面的義軍躊躇不前,后續的義軍還在不斷趕來,逐漸逐漸越聚越多,慢慢匯集成了一圈茫茫多的圍觀人群,猶如吃瓜群眾。

    “八嘎,你們在干什么?怎么還不往前沖?你們不沖,就把路讓開,讓我們聯隊上!”一名義軍頭目在人群后面跳著腳罵道。

    在這位義軍頭目的咒罵下,吃瓜群眾們默默地讓開了一條通道。

    “殺給給!”穿過了人群,義軍頭目一揮指揮刀發出了進攻的命令。

    “殺給給!”三千義軍隨著義軍頭目的指揮向著五百米外的天策軍沖去。

    他們沖鋒的道路上到處都是死尸和血水,這使他們的進攻姿態有些滑稽,因為不少人腳下直打滑,令他們難以放穩身形。

    三千義軍深一腳淺一腳地進攻了幾十米,對面的重機槍就響了,再向前進攻了幾十米,各種自動武器也紛紛射擊。

    這些義軍只跑到三百米內,就已經接連倒地,十幾秒后,天策軍暫停射擊,戰場陷入了短暫的寧靜,三千義軍已全軍覆沒。

    吃瓜群眾們露出了驚駭的表情,天策軍殺人太效率了。

    天策軍注定不會讓他們一直充當吃瓜群眾,隨后的炮彈呼嘯而來,落入了人群。
下载真人游戏大厅